人間異語:給孩子再多錢 他都不滿足

出版時間:2013/03/06

Q:為什麼75歲還在拾荒?

A:民國71年我先生就死了,只留輛三輪車給我。我一無所有,連先生的棺木和喪葬費都跟我妹借。我在青田、永康街一帶幫人洗衣燒飯,到南京東路、中山北路四處幫人打掃,早上就帶個飯盒,經常做到沒時間吃午飯,到晚上想吃,飯菜已經臭酸不能吃了。那時4個孩子正在念國高中,正需要錢,我壓力非常大。這麼拚命,無奈孩子大了後,都只想跟我要錢。
我被我大兒子害慘了。他有時有工作,有時沒工作,常來跟我要錢。他跟前妻生的兩個小孩也丟給我。我白天要幫人打掃,只好把大的擺家裡,小的帶出去,怕他亂跑,我打掃時就把他綁在樓梯間,因僱主都是有錢人,家裡東西都很貴,萬一孩子打破,我真的賠不起。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好朋友幫忙把孩子送到孤兒院。

Q:孫子現在很大了吧?

A:小的不學好,不知流浪到哪。大的考上大學,在念書。講來講去都是我兒子不好。

忙到忘記自己悲哀

我大兒子看不起我這個媽媽,我撿破爛,白天給人燒飯洗衣服,穿的衣服都撿來的。後來他再婚,結婚當晚要請我去吃飯,叫我別亂講話,我很氣,乾脆不要去。他現在又生一個,孩子跟著女方姓。
兩年前,他騙我出車禍不能工作,跟我借22萬,其實他是騎重機去玩,摔車。每次都說「我沒錢用,借我錢。」沒一句客氣話,錢也沒還。女兒也是,借了數十萬,都沒還。

Q:妳怎會有這麼多錢?

A:我拚命打掃,有錢就跟會。後來一個歐巴桑介紹我去跳蚤市場賣二手貨,那時垃圾還落地,有衣服可撿,一件賣10塊,那時衣服比現在好,兩包就賣300塊,我賣紙一大車都賣不到200塊。從那時開始,我拿到好衣服就賣,兩年後警察取締,我就載到萬華賣,一做20年。
很多人知道我在拾荒,有不要的東西就會放在定點,我每天一定要去收,否則環保局會開罰單。我每天認真做事賺錢,從早忙到晚,也不知道初一十五,今天是幾號,把自己的悲哀都忘記了。
幸好我有個好友,老婆往生了,人很樸實,我們彼此信任依靠,我一個女人才能爬起來。我曾存到600萬想買店面,那時大安區有店面開價上千萬要賣,我們就合買,兩年後他想賣,我又存到幾百萬把他的部分買過來,現在租人。
所以我基本生活沒問題。只是沒人知道我的苦。每個孩子我都買房子給他們,我對得起他們,但是給再多他們都不滿足,都認為我這樣做是應該的。像我身體不好,兒子也沒來看看我或打電話關心我,兒女沒拿過半毛錢給我。所以財產給兒女有什麼用?最近我決定把存款拿去花蓮蓋圖書館,像陳樹菊,人生應該做點有意義的事。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