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搞清楚金錢援助的初衷(柯翰默)

出版時間:2013/03/13

自動減支時期並非提供外國援助的最佳時機,援外支出當然是聯邦預算最不討喜的一環,尤其援助對象是埃及總統莫西。
美國國務卿凱瑞訪問開羅時把2.5億美元給了莫西,徒留下壞印象。我們不該就此中斷援助埃及,但我們不該盲目援助不友善的政府,對於帶有敵意又不受美國影響的政府,切斷其金援合情合理。倒貼敵人就是愚行。
埃及不是敵人,目前還不算,它不再是美國最堅定的阿拉伯盟友,但還是舉足輕重,穆斯林兄弟會的目標是建立伊斯蘭獨裁政權,但尚未採取任何動作。這就是我們和埃及必須保持聯繫的理由,善用我們的經濟優勢。
莫西政府面臨龐大的反對聲浪,6周前埃及各大城市出現激烈的反穆斯林兄弟會示威,至今仍餘波盪漾。穆斯林兄弟會在國會佔有優勢,又有長期社會服務的基礎,但當初莫西只以3個百分點的些微差距贏得總統大選。更重要的是,伊斯蘭派系過去一直是在野黨,大選期間逃過各種批評,如今上台執政,開始要為埃及悲慘的狀況負責,包括經濟每況愈下,犯罪率上揚,社會動盪,他們的光環逐漸消失。

政黨有如一盤散沙

在穆斯林兄弟會統治下,沒有什麼是不能避免的,問題是現在埃及的世俗民主政黨有如一盤散沙,毫無組織且群龍無首,還遭到日益專權的莫西壓制。他的黨羽攻擊開羅的反政府示威者,他的安全部隊在賽德港殺害40多人,他騷擾記者,箝制言論自由,滲透軍方勢力,意圖控制法庭,他已經衝撞伊斯蘭憲法,試圖影響甚至操弄國會大選,手法惡劣到在野黨揚言抵制,行政法院剛剛宣布暫停選舉。
不管我們給予埃及何種援助,都應該以停止壓迫、給予親西方的世俗民主派系發展空間為前提。這就是凱瑞犯錯之處,他無法用金錢外交來改變埃及,只把優勢局限於經濟改革,而非政治改革。
凱瑞的主要目標是要莫西向國際貨幣基金申請48億美元貸款,考慮到這筆錢有一部分是我們出的,這樣的要求簡直可笑。要一個政府向我們拿更多錢,這到底是怎樣的讓步?埃及經濟對我們沒有特別的利害關係,有關係的是政治。
對我們有利的是一個非伊斯蘭、非壓迫、非宗派主義、盡可能民主的埃及,我們怎們會想看到活絡的經濟維繫了穆斯林兄弟會的政權?我們關心是埃及的政治、外交與內政。
如果我們給予外援,必定要對方有所讓步,包括不箝制言論、不鎮壓反對勢力、修正伊斯蘭憲法、選舉公開公平。我們基於兩個理由援助他國,一是為支持與我們有相同價值觀和利益者,二是迫使那些不友善的政權讓步,看是要讓他們的政策向我們靠攏,或強化其在野政黨符合美國的主張。那才是援外的真諦,對於像埃及這樣正處於緊要關頭的國家尤其重要,但唯有我們搞清楚金錢援助的初衷,才能真正達到目的。
逢周三刊出

<美國與世界>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