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糖賣地案 邪惡系統性犯罪 (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3/21

吳乃仁、洪奇昌賤賣台糖土地案,是個邪惡的集團性犯罪。
依判決書犯罪故事是:春龍租了台糖的地後要求轉租為售,吳知道台糖有土地只租不賣原則,所以批不賣,但洪帶春龍到台糖拜會,吳當場變卦同意出售,並為春龍量身訂做修改買賣交換要點及估價讓春龍買走。這塊地市價7億8,承辦人建議8億7出售。但吳裁示以底價6億2標售,價差2億5加上台糖還要繳增值稅1億6總共損失4億1,吳洪兩人構成背信罪,判刑定讞吳3年10個月、洪2年4個月。台糖已向吳求賠償判決的4億1。

假使只租不賣是規定,地價又壓低了2億5,地又是吳賣的,那麼真是目無國法,罪無可逭,該關也該賠。但是地是吳賣的嗎?不是,且看17日立法院段宜康和台糖董事長的詢答紀錄。
段:「這案子92年10月28日核定土地底價,它的底價有沒有期限?」胡:「半年,6個月。」段:「所以這底價93年4月28日就失效,吳92年12月離開公司的董事長職位,(93年4月28日)還沒有招標,核定的底價就失效,既然在93年9月公開招標,表示底價後來又有效,請問,由誰批可?」胡:可能是總經理(魏巍)。段:4月28日失效後可不可以不延續?胡:那是他(魏)選項之一。

恐為強大外力介入

詢答清楚說明吳想賣地但並沒賣成,在93年9月招標賣地時,吳已沒權賣,有權的是魏,假設賣地有罪,除非魏賣地是受吳威脅利誘身不由己,否則吳頂多是「未遂犯」,「既遂正犯」是魏。今天檢察官賣地的不辦,辦沒賣地的,就像是張三殺人關李四一樣的荒唐兼邪惡再加膽大包天。
這案子荒唐邪惡的地方不只是這樣,起訴書判決書和台糖的邪惡膽大還真多,如:1,地是魏自己賣的,價是他核定的,若有損失是他「完成」的,他卻邪惡地簽文要吳賠錢;2,明明在吳乃仁上任前地就大賣特賣了,立法院決算書是這樣記載:90年度出售土地盈餘40億,91年63億,92年64億,93年75億,法院卻咬定台糖一向只租不賣,而胡董事長在立法院又說大塊地的確只租不賣,好像台糖的地都在信義計劃區似的,所以「小地」每年都可以賣幾10億;3,吳的確曾批不賣,但那是批「不價購」,不是不標售,檢察官卻移花接木成不賣,吳做好事被拗成壞事;4,4月28台糖內部已簽文公開標售,洪奇昌5月7日才到台糖,竟可以說成洪到台糖吳才改變決定的;5,沒有魏巍,地根本賣不成,但不但不偵辦他,甚至拒絕吳聲請魏作證的要求;6,假使地價稅算吳造成的損失,那麼台糖每年幾10億幾10億賣地的地價稅損失,檢察官法官為何不逼歷屆董事長一一吐出來?7,所謂地值8億7是「有人推估」非法定鑑價,當時附近久無土地成交,為何法檢迄不肯進行鑑價後再定罪,只採信「有人說」而判定賤賣? 8,魏維持原價是月眉糖廠報告他附近新成交價是每平方公尺2420比原核價3130低,月眉「虛報」?是關鍵,何不法辦?

故事破綻真罄竹難書,白痴也可輕易發現,但檢察官,一審,二審法官共7個人沒有覺得不對,是集體白痴嗎?當然不是,唯一可能的是強大外力介入之下的系統性,集團性的犯罪行為造成的。
是什麼犯罪集團?是什麼外力?邪惡大膽到這程度,馬總統請你捉出來!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