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制改革的最佳交易 (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

出版時間:2013/03/27

減少社福支出以維持美國償債能力的主張廣獲認同,但不少民主黨國會議員卻不捧場。美國總統歐巴馬則多次表示贊同,我還是存疑。國家償債能力至關緊要,所以至少該測試一下這個主張,但卡在歐巴馬的立場是削減社福支出的同時,也要防堵逃漏稅以增加財源。

問題先是如何定義稅制改革,歐巴馬的意思是取消各種稅務減免,增加國庫收入。這是很激進的想法。1986年歷史性的雷根─歐尼爾稅制改革,減少稅務漏洞,但國庫收入並未增加,防堵漏洞所增加的稅收,直接以調降稅率的方式還諸於民。
這就是所謂的得失相抵,稅制改革旨在釐清稅制,而非增加國庫收入。這意味改革是要消除獨厚特殊利益與扭曲市場行為的稅制漏洞,以免企業為了避稅,採取非市場導向的經濟活動,造成效率低落與資源浪費。改革還可促進公平,剔除僅有富人能夠遊說獲得的稅務優惠。
稅制改革附帶的結果就是低稅率可刺激經濟成長,兼具效率、公平與成長,創造三贏。

10年多2兆新稅收

歐巴馬自己的辛普森鮑爾斯減赤委員會提出不同版本。首先委員會發現每年有驚人的1.1兆美元「稅式支出」,那10年就會有逾11兆美元!做法之一是把這些開支一一挑出來,並將邊際稅率降為8%、14%和23%等3級。
但問題來了。每年有1.1兆美元的新增稅收,辛普森鮑爾斯委員會理應把稅率降到23%以下,但它反而把一些錢留在財政部,平均每年近1000億美元、或可說是10年1兆美元,這是合理的折衷方案。
辛普森鮑爾斯委員會的版本尚未交付討論,但它可以成為範例。歐巴馬的「稅改」準備把這些新增稅收全數交給財政部,雷根─歐尼爾可是連一個子兒都沒給。辛普森鮑爾斯委員會則介於兩者之間,偉大的折衷方案理應如此。

但在決定具體的折衷辦法前,我們應該先決定要削減哪些開支,能收到多少稅。壞消息是,考量到所有可能的遊說和討價還價,大概要花好幾年才能辦得到。好消息是,計算公式是出自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費德斯坦之手。該公式確保沒有人能夠利用現行稅則的扣除額與漏洞,來讓自己的稅單減少超過2%。
當然成千上萬的稅賦漏洞與減免理應個別討論,取消其中可能涉及貪腐或不利生產的特權行為,但2%上限代表我們不須等到全面的稅改,因為費德斯坦的公式有效且立即減少所有漏洞的衝擊。
費德斯坦推測其稅改可望在10年內產生2.1兆美元的新稅收。現在可以來分大餅了。歐巴馬想要政府保留這整筆錢,共和黨想透過降稅把錢全部還給納稅人。我們來學索羅門王吧!把稅收分兩半,50%給財政部去減債,50%拿來降稅還錢於民。
共和黨人意外得到降稅,雖然幅度不大,但在必須吞下增稅以挽救財政懸崖的苦果後,這仍是極具象徵性的收穫。美國也得到25年來最重大的稅改,歐巴馬拿到價值1兆美元的「結餘」,他為真正社福改革所付出的代價。如果他真有心,我們就能同時得到稅制和社福改革。

美國與世界
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