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金70%替代率 才是信賴保護(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3/28

隨著《公務人員退休法》修正草案4月底前送立法院時限逼近,公務員維護不當既得利益的努力愈來愈大,再加上選舉考量,最近透露的修正草案內容讓步得不像話:自繳費率減少、替代率提高、實施時間延後,兼具新舊制資格、且領一次退的公務員,公保養老給付18%優惠降低採取「逐年」調整的方式等等,都令社會失望。
考試院說退休金替代率超高公務員是很「無辜的」,因那不是他們的錯,錯的是制度。那麼制度為什麼會錯?考試院說1992年修法時沒想到老齡化和少子問題。這太扯了。首先,沒老齡化少子化問題台灣就可以不顧一般國家所得替代率從70%節節下修的趨勢下,搞到替代率140%嗎?其次當時考試院真的不知道老齡化少子化問題嗎?
恰恰相反,考試院知道國際公認合理的退休所得替代率是70%。這不只可以從1992年當時的新制立法說明中看到,法條也明白地以最高70%替代率而訂出計算公式:每年年資換算率是2%,最高可累積到35年,最高替代率是70%。清清楚楚。
再說老齡化少子化問題。二戰後全球經濟強勁復甦,西方各國財政富裕,更遇「戰後嬰兒潮」時期,各國紛紛進入退休金的黃金時期。但1980左右因為:一、1970年代兩次石油危機,景氣受挫,財政困難。二、各國實施人口政策,國民平均壽命開始急速延長,老年人口數急遽增加,生育率不斷地下降。因此改革年金制度縮減給付。到1990年代加大改革幅度,採取延後退休年齡、降低給付水準以及提高保險費率等措施。當先進國家紛紛雷厲風行地進行退休制度改革了20年後,考試院如不知道台灣該怎麼辦,豈不是說官員都是白痴?

減支出行掏空之實

當然不是白痴,台灣1992年新制修法通過,第2年台灣老年人口比率就達到7%,正式成為高齡化社會;為減緩人口壓力,台灣1964年開始推行家庭計劃,宣導「兩個孩子恰恰好,一個不嫌少」,到了1980年代,出生人口數從40餘萬一路緩步下降,每年約跌落1~2萬人,這一切考試院當然不可能白痴到都不知道。
考試院的問題不是出在無知白痴,而出在邪惡:考試院借減少國庫支出之名取得國民授權進行制度改革而行掏空國庫之實!
考試院既知道替代率不能超過70%,社會少子化高齡化也都知道,他們說正是因此,他們必須修訂退休新制才能:一、解決退休金鉅額的財政負擔。二、因應人口老化,鼓勵公務員久任。
換句話說,70%的上限正是考試院向社會承諾的「信賴」,有了這樣的信賴,他們承諾修法「保護」國庫免於破產。
結果在人民的信賴之下,由孔子嫡裔孔德成院長、陳桂華詮敘部長領導下的考試院高官集體舞弊搞鬼,明的掛上70%的羊頭,暗的玩新舊年資重疊,本俸乘2,提前優退等等把老百姓搞得胡裡胡塗的七大詐術,把自己的替代率搞到了140%的無法無天程度!新制由萬年立委在1992年退職前夕閃電通過。邪法通過後,產生的結果完全和他們承諾的國家目標相反,而和他們私下的目的完全相同:國庫支出暴增,退休年齡急降。
所以不搞延後花招,一次把替代率拉回70%不是國家破壞了對他們的信賴保護;相反的,是把替代率拉回到他們向國家人民承諾的信賴保護。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