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走進牛肉場 畫出真實人生

出版時間:2013/04/03

Q:過去做美術老師多年,妳一直很反骨,也研究身體彩繪多年,為什麼想帶孫子一起畫裸體?
A:大學畢業後,我就像一般美術老師那樣教學生,可是學生連聽都不想聽,我拿起畫筆重新反省,藝術是從做跟體驗裡,去訓練孩子思考,讓孩子的內在力量出來,畫的是生命,我開始走出畫室跟教室去了解社會跟人。
那時談到裸體,就有人說是色情,我為了研究色情跟藝術差別,高雄哪裡有裸體表演就去看。那時最愛看牛肉場這種本土秀,它不像西洋秀受過訓練,反而很有趣;他們很敢脫,我因而看到各種不同的身體,這是真正的人體,跟畫室看到的很不同。
有次,一個穿著清涼的女人,一直看著我,我心想,可能是這裡大部分是男人,女人只有兩三個的關係。她唱完歌,當場說她看到國中美術老師,開始坐到我旁邊跟我聊,原來她是我以前學生。透過她,我開始比較深入了解她們的工作。 這是她的工作,她的因緣,我非常尊重她。我也曾到新北投酒家,還跟酒家女一起躲警察。這些體驗都成為我創作的題材。

畫出阮仁珠的精神

我是真正尊重她們,因為她們有血有肉,我了解她們。可是現在教育青少年不能畫裸女,表面說是尊重女人,其實連真正的人是什麼都不了解,當然不會真正尊重人,難怪犯罪率越來越高。

Q:妳帶著孫子一起畫裸體,也是想讓他們了解人?

A:現在小孩都沒有體驗,讀書都是死知識。後來我有機會帶著女兒跟4個孫子一起為素人藝術家阮仁珠作畫,我還蠻高興的。仁珠平常在市場賣牛肉,其他時間就做些裸體藝術表演,試圖喚醒女性自覺,正視自己身體。我孫子幾乎把她的神韻都畫出來,尤其是她的駝背,那跟阮的成長歷程跟從小到大生活的困頓有關,仁珠從小家裡非常窮,每天要去砍甘蔗,然後要把砍完的甘蔗綑起來背去燒,天要黑了,工作仍停不下來,仁珠說,不知道為什麼小朋友把她的精神畫出來了,讓她非常感動。
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我一個老師要跟她站在一起?其實我非常佩服她,因為我誠實說,我不敢脫,我覺得若她不是這麼勇敢,大概不會像今天走這麼一條驚世駭俗的道路。假使她當年乖乖讀書,就會跟我們一樣,每天上下班,一天到晚讚美人家好勇敢,或嘲笑她丟臉,什麼都不敢做。就沒有這麼多有趣的人生體驗。
5月4日,我們將合作「天體,一年一次在愛河」藝術表演,目的是要爭取天體營合法化,這是天體族群的基本人權,不該被漠視。我也會持續藉由畫展推動台灣的美學教育。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