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台協議玄機和贏家(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4/18

台灣漁民是《台日漁業協議》實質的最大贏家:可以放心到釣魚台海域去,日本還讓了3塊我國執法線外的海域給他們。
政治面馬總統當然是最大贏家,東海衝突後不斷批評他的民進黨現在轉過來肯定他。過去他提「東海和平倡議」,東亞沒人理,累得外交官到遙遠的拉美、非洲去努力推銷,現在好了,史丹佛大學由前國務卿萊斯主持重量級學者,卸任官員參與主持視訊會議,總統透過視訊大剌剌地以「領航前進」為題演說,他說過去歷經16次會談都沒結果,這次終於完成協議,都是他上台以來的領航成效以及去年「東海和平倡議」的成功。他是贏家,他有貢獻,都不必懷疑。

當然英雄功成業就若無機緣,都將空餘恨。現在為他慶賀之餘且來看看機緣何在。
我國宣布的釣魚台經濟海域,或者稍微精確地說暫定執法海域,是東到東經126度,南從釣魚台和琉球間海域中線,北到北緯29度30分間的海域。但這次和日本達成協議的海域大概只有一半,那就是只包括北緯27度以南。這問題就來了,只談成一半算什麼大成功?而27度以北為什麼不談。

東海生波成就談判

關鍵是27度以北和30度以南早在1955年中日兩國都已經由「民間」談好,列為兩國的「暫定措施水域」了,此後,由兩國政府在1975,1997兩度正式簽訂《中日漁業協定》追認。因此,日本沒辦法和台灣談判這一個海域。
那麼中日兩國1955年為什麼不把27度以南也談好?因為中國認為他還在和台灣打內戰,27度以南「處於戰爭狀態」沒法談。
從實務上來看北京這樣考慮是對的。這做法,北京1992年通過《領海法》並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基點基線時也同樣,中國把台灣的部分留白,畢竟公布目的是為了執法,公布而不能執法,只會自砸招牌。
北京一直以內戰還沒結束,或「內戰遺留」的理由把台灣對外關係當成中國的內政問題,藉以封殺台灣透過直接對外交涉保護人民權益的空間,沒有想到由於中國這樣的「內戰留白」造成台灣漁民難以忍受的痛苦,日本為解決爭端還是不得不和台灣直接談判這個涉及「主權」的海域劃界協議。這讓北京很生氣。促成協議第一個機緣竟是如此,真是陰錯陽差。第二個機緣是東亞海域緊張到出現「一次大戰前夕氣氛」的程度。
2008中美日關係進入最和樂融融時期,由於相信國際不和平,台灣一定跟著倒楣,剛上台的馬總統認為當時和解氣氛將提供他在國際上為台灣大展宏圖的良機,不幸事實相反,這氣氛使台灣的利益被遺忘,2009日本中止了持續16次的台日漁業談判,情勢逼得他違心地說,「No news is good news,沒提到台灣才是正常。」
但等到2012,整個環中國海域的緊張終於使日本主動要求和台灣恢復漁業談判。這時他仿效民進黨政府「南海倡議」的「東海和平倡議」得體地提出,很是適時,完全做對了。但因為他的倡議領導才有協議才化解爭端才有和平嗎?這樣看就知道了:「如東海和平無波,何須和平倡議?」
儘管他做了錯誤的情勢判斷,但卻因正確的選擇成就了貢獻,還是該被鼓掌。
至於民進黨在過程既看不到趨勢,不支持馬反而冷嘲熱諷,並不高明,但最後仍有風度地肯定馬,總算是好。最後,北京是唯一輸家嗎?假使和平是中國需要的,北京何嘗輸了。唯一的輸家是兩岸喚打喚殺的極端民族主義者。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