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當真遠中親美嗎 (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5/02

上月17日馬總統舉行了就職以來最大規模,又以大陸攻台當模擬情境的軍事演習。郭正亮教授說馬從拒絕共同經營平潭實驗區、架空國共論壇、反對聯手保釣、反對政治對話到軍事演習的一系列動作,和馬強調兩岸狀態空前良好的氣氛全不搭調,表示馬已選邊站,力挺美國亞洲再平衡布局,從「親美、友日、和中」變為「遠中、親美」。

馬戰略的確有重大調整,不過調整並不是最近才開始,內容更不是改變為「遠中、親美」,而是從「親中、和美、冷日」變為對美、中、日比較等距。
馬上台時宣布大戰略是「兩岸關係高於國際外交」,由於對美外交是國際關係的重中之重,因此兩岸高於國際當然就是「對北京關係高於對美關係」,也就是親中、和美,不會親美、和中。這策略的經濟基礎是「台灣經濟只能依靠崛起的中國不能仰賴不行了的美國」;配套作法是政治上兩岸和解,軍事上以終止對美軍購甚至拒絕美軍機協助救災等作法逐步弱化台美的準軍事結盟關係,進而強化對中國的依順關係以換取台灣內政的自主權和適度擴大的外交空間。這戰略他讓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蘇起主導。

優於香港一國兩制

美學者季禮(Bruce Gilley)精準地掌握這個戰略精神,寫了篇《並不危險的海峽》登在2010年1/2月號的《外交事務》。他說這就是典型的「芬蘭化」。
不料精準的季禮文章一發表,馬緊跟著在1月31日強調,國外學者指台灣正快速芬蘭化,配合北京來換取自身的發展和生存並非事實,台灣仍保持該有的防衛措施,不可能芬蘭化。接著蘇起2月11日去職,馬明確地傳遞放棄芬蘭化政策的訊號。
從西方觀點看,芬蘭化很負面,意謂著對極權政權過度地順應默從,以致不成其為真正的主權國家;但有趣的是1973年南斯拉夫人說,西歐人很恐懼芬蘭化,怕受到支配,但東歐人希望芬蘭化可以減少對蘇聯的依賴,像芬蘭那樣獨立。於是,假使認為全球霸權轉移的時程已經啟動不可逆轉,那便會認為台灣芬蘭化到底優於香港的一國兩制。

馬為什麼那麼快放棄芬蘭化策略。原因是,一,三通和金融風暴後,依賴中國讓台灣經濟順利發展的預期落空,馬終於明白在美中台三角貿易結構中,台灣對美經濟依賴其實遠超過中國;二,中國對台灣的要求常遠超過蘇聯對芬蘭,但願意給台灣的又遠不如蘇聯給芬蘭的。如1948年蘇芬《友好合作與互助條約》雖規定雙方在軍事上有相互磋商和援助的義務,但實際上卻不曾動用這規定;而兩岸一面在政治、軍事協議都還沒有時,北京已不斷要兩岸在南海、東海衝突上聯手對抗台灣傳統的安全夥伴;一面還繼續緊縮台灣的外交空間。三,雖季禮認為芬蘭化依據的是促進長期和平的自由主義觀點,而不是藉著台灣來制衡崛起的中國之現實主義觀點,但這說法並不誠實,芬蘭化根本是現實主義下的權力遊戲,因此2010年後東亞國際情境變化後馬自然要換戲碼以適應當前中美東亞博弈格局,如郭正亮說的。
馬雖從芬蘭化策略中後撤,但台灣和芬蘭一樣的地緣中介位置不變,因此芬蘭化vs.抗芬蘭化的力量將繼續拉扯台灣,而由於台灣有事實獨立,但無國際法上承認的特殊主權狀態,未來發展將比芬蘭更不可測。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