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法官造規範的危險

出版時間:2013/05/04

十餘年來,由於藍綠拉扯嚴重,對司法審判的傷害更甚以往,恐龍法官由此化育而成。恐龍法官有兩類型,一是純粹在法條裡咬文嚼字的法匠派,退縮遁逃於象牙塔裡,前此的白玫瑰運動即針對此類法官而來;二是要求不能隨「國民情感」跳舞的自創規範派,林益世案一審的合議庭法官即屬之。
法匠派拘泥僵化,眾人皆咻之自不待言;倒是自創規範派,似乎自身信心滿滿,全然不理外界訾議,這就值得進一步論辯了。基本上,林案合議庭法官嚴限法定職權說,並期不受外在氛圍干擾的用心,頗符合20世紀法學巨擘凱爾生(Hans Kelsen)的「純粹法學」主張。

不該受政治擾攘

「純粹法學」旨在確立一種不受政治、經濟、意識形態影響,以價值相對主義建構法治國的法學思想。不過,「純粹法學」係為遏止國家主義過於興旺的日耳曼精神而來,而國內林案合議庭法官,又基於何種用心呢?
須知,「純粹法學」並非以科學邏輯來進行法條串聯,反而是要找出法條、判例、習慣的規範何在,這規範是基於一種普遍信念,絕不能憑空飛來。看看林案法官論斷林益世未涉貪污的宏文,彷如在實驗室裡搞煉金術,若依循之,則台灣無一官吏涉貪,這真符合法規範嗎?而民眾的國民情感未必在於刑期輕重,而是貪污的認知規範,竟遭法曹移山倒海,能不譁然嗎?
法體系不該受政治、意識形態的擾攘,以致朝三暮四;但法體系卻得把貪污行為是如何運作諸種種納入考量,據此讓國內的貪污犯行有普遍規範,不因藍綠有異。要之,林案合議庭法官自創規範,遠較「黨證有效」、「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諸耳語的傷害還嚴重許多,法曹們知否?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