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委會開成 DPP難題才開始(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5/09

千呼萬喚,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終於召開了。
設置中委會本是去年蘇貞昌參選黨主席承諾的政見,但就職後,面臨了功能定位、召集人誰當、委員成員人選一連串問題喬不定,令黨內外都非常失望,如今在蘇主席訪美,必須要向美國人展現處理中國問題能力的前夕,涵蓋黨內派系大老的委員會火速組成,第一次委員會也急速召開了。

雖然火速得大家有點摸不著頭緒,但看到他能召開,關心的人總算暫時喘了口氣。
2008大選敗後,黨內就有中國政策必須檢討的呼聲,2012馬英九總統聲望低迷,民進黨卻再敗,敗在中國政策成了黨內外共識。於是設置中國事務委員會,大幅調整中國政策就成了蘇選主席承諾的政見。
問題是中國政策要怎樣調整,各路人馬方向南轅北轍,有的認為必須微調;有的認為必須訴求制憲公投;有的主張要向國民黨學習。這些不同主張,又衍生出對中委會不同的功能定位,而功能定位的確定,又必然影響到各路人馬參加中委會意願。
一開始,蘇定位中委會首要功能是民共平台。無疑,這是學連戰創設的國共論壇,那是向國民黨學習的路線。雖然這路線馬總統十分頭痛,已經予以架空,但這路線仍是謝長廷最愛,謝並認為中委會既然這樣定位,召集人捨我其誰,興致盎然。然而在微調派和基本教義派攻擊下,蘇取消了中委會做為民共平台的定位,改為「黨內中國政策溝通的平台」,並且宣布由自己兼任委員會召集人,這一來,謝長廷失望之餘拒絕參加委員會。由於謝預定他「兩岸憲法各表」的創意將大受北京和美國支持,因此對參不參加中委會並不在意,自顧自地進行破冰大陸的「開啟之旅」,並到美國推銷,認為「出口轉內銷」是他最好的策略。

路線整合更艱鉅

至於基本教義派如游錫堃則對蘇的走向也不放心,於是婉拒參加中國事務委員會;另外,蔡英文也似乎摸不清蘇的政策走向,參加的意興闌珊。這一來,不只中委會無法扮演黨內中國政策溝通平台的角色,甚至造成了外界認為民進黨因為中國政策喬不定陷於分裂的認定。
最近在各方奔走之下,蔡、游答應參加委員會,謝也終於在蔡和陳菊、賴清德聯合黨籍縣市長的力邀之下回心轉意答應參加。無疑地,在不能有效動員民進黨支持下,「憲法各表」外銷的支撐力道實在不強,更不用說出口轉內銷了,因此回頭參加中委會是件好事。於是,民進黨終於展現了整合的態勢。
然而人喬在一起只是整合的必要條件,整合的充分條件是要有兩岸新政策的共識。無論如何,政策的整合才是根本,如果人只湊在一起,政策卻整合不了,社會既看不到民進黨的新方向新氣象,未來遇到兩岸的具體問題,民進黨還重演將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而暴露分裂的現象。
5年來國民黨也面臨了黨內兩岸政策調整和衝突的難題,不久前馬、連團隊猛烈駁火就充分地暴露這一個真相。目前馬雖然在內政上手忙腳亂,但是在對美、日和兩岸政策上則完全掌握黨內主導權而順利調整成功,在這樣的對照之下,可以說,民進黨雖把各派系大老成功地喬進了中委會,但更艱鉅的路線政策整合才要開始。
無論如何,只有勇敢地面對這難題,不要像過去一樣一再迴避,民進黨才有前途。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