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缺乏外交大戰略 (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6/13

中國對外交規格向來特別敏感,不只是因外交最講究繁文縟節,更因從鴉片戰爭直到今天,累積超過170年的屈辱。因此歐習會「不打領帶外交」除令人大開眼界,更獲稱讚,說這充分展現了習近平的自信。由於習的自信,他宣稱「寬廣的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向歐巴馬介紹中國政府執政理念,指出「中國夢」和「美國夢」及世界各國人民的美好夢想都相同,一時,氣勢凌駕了歐巴馬。

國務委員楊潔篪會後說:「中美可以走出一條不同於歷史上大國衝突對抗的新路。」 「中美跨太平洋合作新篇章」已「開啟」。
於是經常認為中國在外交策略上算盤精,比美國還要高明靈活的台灣,盛行「美國共管太平洋」的「新型大國關係」就要來臨,被中國視為「核心利益」的台海,勢必首當其衝,成為中國第一步想掌握地區的擔憂。
但是,雖然歐習拋開了繁文縟節,「坦誠」對話近8小時,交集卻很少,以致沒人能揣測出習的「新型大國關係」會長得什麼樣子。

邦交很多盟友很少

事實上中國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並不是習高唱「中國夢」後才開始;2008北京舉辦奧運後便以「大國」姿態和周邊頻起民族主義的矛盾,2010摩擦日趨尖銳。
然而也正在中國意氣日益風發的這當口,澳門大學社科及人文學院院長郝雨凡一篇《外交缺乏大戰略指導 只能窮於應付某個事件》掀起了中國學界間中國到底有沒有大戰略的辯論,努力討論「和平崛起」,反霸不結盟,不以自己價值觀去干預別國內政,以自己的高經濟成長率帶動世界,還提供了幾千億人民幣援助並年年幾百億地免除窮國債務的中國為什麼到處碰壁,為什麼「國家影響力舉步不前,中國在世界上常扮演受氣小媳婦,關鍵時刻甚至無人站出來為中國仗義執言。」處境遠不如毛澤東、鄧小平時代,也不如經濟成長乏力,又自以為是,霸裡霸氣的當今美帝?
學界爭議不休中,中國信孚教育集團董事長信力建在歐習會前不久發表了一篇文章《中國外交缺乏大戰略》,用傳統中國「合縱,連橫」和「遠交近攻」的概念指出了被台灣一些人稱讚的中國,他的外交處境有多困窘。他問到底這戰國三策,中國採用了哪一策?

合縱就是弱國「合眾弱以攻秦一強」,他說這不像:中國不肯跟上民主潮流,周邊民主國家對中國心懷疑慮,處處防備;中國周邊曾跟中國保持密切友好的,凡是經民主轉型,對中國若即若離,貌合神離;而抱殘守缺的,卻因為中國的市場經濟改革而對中國冷眼視之,視為「變修」。中國外交邦交很多,盟友很少。利益很多,保護很少。生意很多,朋友很少,中國不能用他們去對付美國這一強。
連橫就是秦誘使各國「事一強以攻眾弱」,符合弱肉強食的原則。今天的一強非美國莫屬,但中美關係卻搖擺不定,使中國對「眾弱」無可奈何。

胡亂決策反更危險

秦又採遠交近攻策略吞併鄰國,但中國現在卻「遠近皆攻」,「遠近皆對立」。倒是美國,在中國周邊動作頻頻,收效甚著。這篇描述,通俗卻犀利而指出了中國外交真相。
因為台灣遠比中國小,受到的委曲又更甚於中國,於是絕大多數只能看到習在歐習會中漂亮揮灑的衣袖,看不到衣袖遮蓋下的中國外交真實面。
我們看清習衣袖遮蓋的中國外交真實面並不是要唱衰中國──小國沒本錢,唱衰大國很危險;但是小國看不清大國而胡亂決策,危險一點也不會更小。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