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理情下的台灣定位(林濁水)

出版時間:2013/06/27

借著辦泰源烈士追思會,施明德推銷兩個中國策略,他認為這比台灣獨立更合理,會令國際社會接受。他說1950年代國際主流主張是兩個中國,所以烈士主張中華民國可以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存在聯合國之中,就像南北韓一樣。施、許(信良)的發言多半錯了,只有一件對的:美國的確曾積極推動兩個中國。但時間不在施說的1950年代和泰源起義的1970年2月之間,而是在烈士成仁後的1971年。
在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各表╱維持現狀當中,選擇哪一個方案,韓戰後迄今,國際社會和台灣都在權力角力╱情感認同╱理性選擇三種變動力量拉扯下,有很大變化。
一、理性選擇。國際社會理性上優先考慮了兩個因素:1、國際法上的排他性承認原則,也就是一個國家不可以有兩個中央政府。根據這原則,一中各表及其衍生的一國兩憲,從未被考慮過;2、1973年後東西德、南北韓創造兩德、兩韓模式共同加入聯合國,無疑的,雙方實力差距不大是關鍵,至於兩岸比例太過懸殊,採兩中方式難被認為合理。依這兩個因素,1950年代後西方國家試探以一中一台結束「台灣地位未定狀態」,美國在甘迺迪時代如此,甚至1960年代和中國交惡的蘇聯也一樣。

國際傾向一中一台

二、情感認同。雖然國際社會認為一中一台最合理,但統治台灣的國民黨集團在集體情感的認同上不能接受。而台獨份子在台灣社會力量微不足道,民眾認同台獨的極少。因此各國推動的一中一台無法進展。1964年法台斷交事件最可以說明這情形。
1961英國工黨發表《中國與西方》說「工黨考慮的並非兩個中國,而是一個中國與依人民願望選出的台灣政府」;1964年1月9日法國總理佛爾發表聲明「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中國」,27日法中簽建交公報,佛爾29日聲明「法國沒有和中華民國斷交的理由」,中國也不正面杯葛,但蔣雖不和法斷交,卻抨擊法國「助紂為虐」,2月7日佛爾總理終於宣布和中華民國斷交,他說「就國際法來看,兩個中國的想法毫無道理,我們可以集中思考一個台灣共和國是否存在,然而國府並不自稱為台灣政府,而叫中國政府」,那麼台灣的下一步呢? 4月新總理龐畢度答覆日本政府說戴高樂總統的基本立場是台灣住民自決,理由則是台灣雖由日本聲明放棄,但其最後歸屬還沒確定。
三、權力角力。1970年代中國突然從文革中醒過來,積極參與常態的國際活動,國際影響力大增,年底中加建交,聯合國支持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票數逆轉,感到事態嚴重,外交部次長楊西崑秘密建議台灣應宣布成立「中華台灣共和國」(連有頭腦的國民黨外交高官建議的都不是兩個中國),但蔣介石因怕動搖國民黨政權正當性而嚴拒,這時美國走上聯中制蘇戰略,考慮到蔣介石立場,1971年正式推動兩個中國政策放棄一中一台以保台灣聯合國席位,但已時不我與。

權力失衡造成困境

這歷程清楚說明了兩個中國比台獨合理是個誤會。兩個中國的優勢不在合理而在整合國內情感。正因為台獨合理性的優勢,所以最刺激中共,而中共更因國力優勢便盡量逼台灣往被大家認為不合理的、無助於突破困境的方向走。因此台灣走上兩中或一中各表或維持現狀,是權力失衡造成的無奈,並不是像施和許多人說的在實踐什麼真理。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