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大埔撼政權 官員還在推(范姜真媺、陳明燦、賴宗裕、顏愛靜)

內政部土徵審議小組4位委員的公開信

出版時間:2013/08/20
不當的徵收法令與制度,讓大埔事件爭議不斷。圖為抗議民眾包圍內政部。施昂強攝
不當的徵收法令與制度,讓大埔事件爭議不斷。圖為抗議民眾包圍內政部。施昂強攝

大埔徵收事件發展至今,已重挫政府之誠信,警察逮捕教授、學生是否執法過當,社會自有公評。但教授、學生為何持續不斷上街抗議,絕非無端惹是生非,問題癥結在於不當的徵收法令與制度,以及執行制度者傲慢的心態。如果有問題的法令制度不改正,政客便有機會藉以牟利,卻冷酷無情地摧毀家園、撕裂社會情感、製造對立。

土地徵收固為興辦公共利益事業之需,但也影響著被徵收土地權利人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生存權及工作權。

徵土地應具公益性

因此,土地徵收應具公益性及必要性,而此應是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應審查之事項。但《土地徵收條例》卻僅明定於申請徵收前由需用土地人自行評估,徵收程序中卻未設被徵收土地所有權人或利害關係人之參與機制。
另一方面,去年(101年)1月修正《土地徵收條例》已規定主管機關內政部收受徵收申請後,「視實際需要」得會同利害關係人進行現場勘查。但修法以來,主管機關完全認為「不需要」,致規定形同具文。徵收小組委員審議案件時,不知被徵收土地所有權人等之看法,也不知實地情況,如何能僅憑需用土地人單方意見,即憑空判斷徵收具有公益性及必要性而核准?
尤其,都市更新事業計劃之審議過程,因欠缺聽證程序,業經司法院釋字第709號解釋宣告違憲。但影響範圍、層面較都市更新更大之土地徵收,尤其區段徵收,《土地徵收條例》對於徵收審議過程,卻未要求應舉行聽證或公聽會。如此之立法合憲嗎?

地政司長推托責任

鑑於體制外的抗爭不斷,對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的質疑不歇,身為委員無奈於現行制度之缺陷與法令規範之不足,使得審議徵收案件時受到限制。於是思索如何從現行體制進行改革亦算是回應社會期待之適當途徑,便請求地政司長能邀集委員討論現有體制應予修正之處,以減少恣意核准徵收而侵害人民財產權益。令人不解的是,竟被回應說委員是部長聘的,他不能越權找委員討論,而予以回拒。
8月14日的徵收審議會上,審議民眾申請廢止徵收做為學校用地案件,該用地徵收迄今已逾23年卻未依徵收計劃目的使用,已符合《土地徵收條例》第49條規定,應予以廢止徵收還地於民。
然而令人訝異的是,主持會議的地政司長卻說此涉及政策問題,他層級不夠不能決定,這豈不是把責任往上推!人民的財產權益決定在層級,不在是否適法,這種恐怖的認知作為,要政府幹什麼?難怪上街抗爭事件方興未艾。
期盼主管土地徵收之內政部及地政司,能認清大埔事件之問題癥結,以回應社會對徵收制度之不滿與質疑,並從兼顧保障人民權益之基礎上,盡速進行徵收制度及法令之確實改革,切莫反而成為改革之阻力。

★范姜真媺 東海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陳明燦 台北大學不動產城鄉及環境學系教授
★賴宗裕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顏愛靜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特聘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