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口香糖哪個可以吃?(謝昇佑)

出版時間:2013/12/09

進行農食教育時,我總喜歡問聽眾:「蟑螂、口香糖哪個可以吃?」毫無意外,聽眾會回答口香糖。
然而,若進一步檢查這兩樣東西的成分,以某一大品牌的口香糖為例,主要原料為:二氧化鈦、二丁基羥基甲苯、棕櫚蠟、香料等等這些送給你都不敢吃的化學原料;蟑螂的主要成分則是蛋白質、脂肪、甲殼素、微生物(高溫即可殺菌)等大部分都可作為人類的營養成分。不誇張的說,現代人視為食物的口香糖,吃多了必然造成健康危害;相反地,被視為不可食用的蟑螂「害蟲」,卻反而能提供人類維持健康的營養來源。

標示安全就吞下肚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田間栽種的過程。昭和草、魚腥草、馬齒莧、野莧、龍葵等等這些山林、鄉野間容易生存的野生植物,都是極富營養價值的食材,但是在現代農業的知識系統中,卻被歸為影響田間作物、應當清除的雜草。原來,為了因應消費者對「蔬菜」的認知,農民必須將這些不用管理、易生長的「食材作物」除去,再投入大量勞力辛苦栽種外來品種蔬菜,長不好還得大量施用肥料、藥物管理,結果,本來便宜可得且天然營養的作物,換成了高農藥高肥料的有毒蔬果。
究竟是什麼樣的時代因素,讓人們對「何謂食物」的認知變得如此荒謬?在飲食上,人與其他動物最大的差異,無疑表現在動物依賴味覺、嗅覺這些基因遺傳的本能,來判斷可不可食,而人類卻基於某種「理性」的原因,放棄以嗅覺、味覺這些本能的判斷為依據,改由視覺和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知識系統來判斷。因此,生物世界上演了這樣一齣荒謬劇:低等的螞蟻不會因為鹽巴貼上糖的字樣就吃下肚,而高級的人類,只要是擺在食品架上標示健康、安全的東西,哪怕是聞起來噁心的毒物,都能堅定的大口吞下肚。
在飲食體制上,人類打造了一個「農食分離」的世界,作為「吃」這一端的消費者,幾乎完全與食物生產的過程完全脫節,不(必)懂食材怎麼生產出來,也不(必)知道餐桌上的食物是如何加工出來的,只要根據教科書上指示的定義或者察看事物上方是否具備的「標章」,就相信它是可以吃的。

少數操控全民食安

因此,我們應該思考的是,農、食作為人類維繫生命、且關乎生命品質的必要物品,根本上就不宜過度商品化、不宜以經濟利益來衡量其價值、不宜操控在少數人手中。食品安全只能依賴業者和政府的良心,何其可悲!因此,必須正本清源地批判造成農食分離的現代社會體制、落實國民基礎農食教育、並且,把「好好吃飯」這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視為像言論自由一樣的基本人權,我們才算真正打開農食安全的第一章。

好食機農食整合負責人、台大城鄉所博士候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