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老公公是真的

出版時間:2014/12/25

5、4、3、2、1……公眾廣場上聖誕樹點燈,或私宅裡家人共同布置聖誕燈飾,是近年聖誕節不可缺的風俗行事。台灣的聖誕節愈來愈美,天上的星星都掉下來成了街邊的燈飾,年輕情侶吃聖誕大餐,盡情狂歡。
其實,對我們4、5年級生來說,年輕時窮學生吃不起聖誕大餐,但流行開趴,因為12月25日行憲紀念日放假。不過誰管什麼行憲紀念日,只要放假,放假前夜狂歡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年輕人拚命打聽,哪邊有聖誕舞好混進去,只是開舞會要冒著被警察抓、被學校記過的風險。

小心「少條來了!」

我讀國中時,1968年,家裡剛搬到信義路永康街附近,新房子空間較大;有天我上大學的哥哥開舞會,請了好多人,把5、60坪的房子擠得水洩不通。表姊念華岡藝校,她的同學們都來了,不少人後來成了大明星,像張魁等。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舞會,只敢在旁邊偷看。他們跳布魯斯、吉魯巴,可以手牽手,超興奮的;那年代很純情,不像現代男女學生敢當街擁吻,我們那時國中生連女孩都不敢正面看,學校也禁止男女生交往,看到大我好幾歲的哥哥、姊姊們牽手跳慢舞,心頭小鹿亂撞、羨慕的思春火花劈里啪啦,真是冬夜裡的一把火。
參加舞會、認識女孩、談戀愛,是4、5年級生青春期的「火盃的考驗」,但得小心掃興鬼,有時因為多人進出宅門被鄰居舉報祕密集會,或舞會太過喧嘩被人報警;一旦聽到有人大喊:「少條來了!」就是少年隊來突襲,那時還有《違警罰法》,警察最愛以妨害治安或違反善良風俗的名義,讓大家雞飛狗跳;學生一旦被抓,被保出來學校還要記過。當時少年隊隊長是出身軍統局擅情報的王魯翹,現內政部警政署署長王卓鈞的父親。
我個性害羞,不會跳舞,火盃的考驗沒有通過,不過我喜歡撞球,但在彈子房打撞球,一樣要小心「少條」來抓!
長大結婚成家,有了孩子,從他們3歲懂事開始,每逢平安夜,我會對他們說:「你乖乖睡,明天早上醒來,聖誕老公公就會送你禮物。」等他們入睡,趁機擺一隻襪子,和我小時候父母親擺在我床邊的襪子一樣,襪子裡偷偷的放著前些日子逛商場時他們念念不忘的玩具;隔天早上,孩子一起床,開心得不得了,真的相信有聖誕老公公!一直到上幼稚園,還會對同學說:「昨天聖誕老公公送我禮物耶!」同學當場哈哈大笑:「那是你爸爸騙你的啦!」這個「聖誕老公公是真的」的魔法從此失效。
孩子就是這麼天真好玩。我以前喜歡對小孩們說:「你吃西瓜要吐西瓜籽,不然跑到肚子裡會發芽,你們的肚子就會變成西瓜那麼大。」他們都相信,吃西瓜時很認真,還會勸同學要注意,結果又被同學笑。
每逢聖誕佳節,我就想到童年時父母跟我玩的這個聖誕老公公送禮物的遊戲,以及孩子們兒時大叫「聖誕老公公」的樣子。這遊戲聽來老套,卻是一種時間帶不走的老套,長大後在回憶中發酵永遠回甘。

一九六○年代,台北鬧街上出現聖誕老公公,搭三輪車和大家打招呼。秋惠文庫提供
一九六○年代,台北鬧街上出現聖誕老公公,搭三輪車和大家打招呼。秋惠文庫提供

林于昉《台灣時光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