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梅克爾重新定義政治(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2/14

兩位風雲人物橫掃歐洲,一名為梅克爾;一名希臘極左派新總理齊普拉斯。前者沉穩、深思熟慮,而且言語乏味;後者號稱打破菁英,不打領帶,聲嘶力竭,天天上媒體,說話很爽,受盡希臘及西班牙等失業青年如搖滾明星般愛戴;但卻同時領航希臘快撞上冰山。
梅克爾,當代鐵娘子,正在創造另一種「政治新典範」。她追求的不是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式的對抗或者戰爭,而是以持續耐心的外交手段解決戰爭。梅克爾說話平淡,穿著刻意無聊;去年競選時,她刻意最後造勢及投票當天穿同一套衣服,因為討厭八卦黏她身上。她是一名科學家,成長於東德。深刻理解德國的利益、體會冷戰的災難。當美國部分核心人士準備介入烏克蘭內戰,提供致命性武器擴大戰事時,她和法國總統歐蘭德聯袂訪問莫斯科,試圖說服普丁;接著前往華盛頓告知歐巴馬,為何歐洲不同意提供武器予烏克蘭政府─那等同和俄羅斯開戰。然後她再抵達白俄明斯克,通宵馬拉松談判17小時,最終促成歷史性的停火協議。

歷史上女性統治成功的典範,往往正是她勇於超越歷史或時代的包袱與框架。梅克爾甚至讓外界忘記她是一名女性。她出身科學家,雖比男人更酷愛權力,卻毫不固執,時時學習。事實上歐債危機剛爆發時,201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戴孟德(Peter Diamond)曾批評她「歐債危機中擁有最大權力,也是犯最多錯的人」。戴孟德認為未來梅克爾的歷史評價將如1929年美國總統胡佛,由於一連串的自私與錯誤,她將歐洲經濟推向深淵。因為當時的她顯得瞻前顧後,維基解密裡美國外交圈曾給她一個綽號,台灣人會很熟悉叫「不沾鍋」。

紓困希臘救了歐元

那場危機裡教會了她許多事情,其中之一:「不再看民調治國。」她初始的拖延來自於德國民眾對希臘等南歐國家的反感,揮霍的財政,亂開支票的福利,工會的貪婪,及貪腐的回扣政治。高達76%的德國民眾在歐債高峰時仍反對紓困希臘;梅克爾初期不敢做決定,等危機蔓延後,她後悔了。於是這位來自東德的「女孩」(前任黨魁如此暱稱她)對反對黨展開遊說,最終兩大政黨力抗民粹的高民意,近三分之二國會議員投票同意拯救「歐元」,紓困希臘。
世界經濟因此躲過了一劫。因為2012年若希臘倒了,西班牙、義大利……將一一倒閉……結果就是歐元瓦解,一個比雷曼兄弟更糟更大更危險的經濟風暴將改寫歷史。
過去,我們已從「政治人物」身上學習,所謂「政治」等同「抓權」,等同「自私」,等同「譁眾取寵」;梅克爾重新定義了政治。在歐債危機中,她飽受南歐及經濟學家攻擊其「撙節政策」,當她已決定紓困希臘但同時與希臘政府商談「財政改革方案」,抵達雅典,機場迎接她的不是「歡迎援助」的標語,而是她的臉被畫成希特勒,她是「殺人女魔頭」。
梅克爾以無比的耐心一一解決歐洲長遠未來的關鍵事件,包括「歐元存在的必要」,「歐洲一體化」「避免捲入冷戰局面」……。德國向來以「隱形冠軍」的工業技術傲視全球。對我而言,梅克爾的「無言」「耐心」政治,是另一種「隱形冠軍」。
她真的重新定義了「政治」。

電視節目主持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