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的孤獨

出版時間:2015/02/16

健美於我,是一種令人不解的「運動」,原因多少在於這個「美」字。在美大解放的年代,健美的標準卻嚴苛得不近人情。訓練也一樣不近人情。健美是一條永不能間斷的不歸路。
一年新春假期在醫院值班,除夕夜搭捷運來到這城市的一處幽暗角落,商家皆已熄燈拉下鐵門,唯獨一燈明亮,好奇走近一看,赫然是家私人健身房,器材四散無人使用,空盪盪只有一位看來有些年紀,卻身形異常壯碩的男人仍在蹲舉槓鈴。
我不自覺走近,認出他是位頗知名的健美冠軍。當然,那已是歷史了。
他竟然除夕夜依然不中斷鍛鍊?
他發現了我,驚訝地朝我笑:「要來上課?」我一時語塞,想起他曾出版一本健身書,便臨時胡謅:「我……我是來買書的。」他笑得像個孩子燦爛:「你怎麼知道最近出了新版……」便從抽屜拿出一本,簽了名遞給我。「怎麼樣?有興趣來這裡運動一下……」看得出除夕夜有人陪他在健身房聊天,他還是開心的。

年過50還要比賽嗎

這才有機會近距離打量他:平頭中年,膚色黑,渾身肌肉依然雄偉,線條分明延伸到臉上,成為縷縷深刻的皺紋。最特別的還是他的國字臉,削頰方腮,眼神靜定,頭髮豬鬃似地一根根朝天直豎,予人一種剛強堅毅的感受。年過50還繼續比賽?我詫異:否則除夕夜還來健身?
一年後我在一場健美比賽又見到他,他公開讚美另一位冠軍選手是台灣有史以來「基因」最好的。那是我所知他最後一次參加比賽。但他公開讚美別的選手,令我印象深刻。練健美的哪個不自戀?而他竟然可以這樣。多年後才明白,那是他健美生涯的謝幕辭,表示認老不再與人爭雄。
「但有此身在」。佛法最忌憚肉身的執著,以火焰和芭蕉來比喻人身,健美卻固著一個形象,用盡各種方法泥塑肉體,要肌肉像黏土般堆疊。只是重訓加高蛋白甚或類固醇,終究還不敵歲月侵蝕。中年後的肌肉再怎麼發達,在台上還是不敵年輕選手。該沒有人比退休的健美冠軍更了解什麼叫「肉身無常」吧?一個健美先生能夠在舞台風光展示「完美」肉身能有幾年?多年來那個在除夕夜獨自蹲舉的身影,經常閃過腦際。是貪嗔無明,執著身相,還是這專注鍛鍊—也能帶來一點靈明和頓悟?

《我的雲端情人 陳克華》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