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男的魅力

出版時間:2015/02/23

從小就是「視覺型」的小孩,很會隨手塗鴉。可是繪畫天份並沒有在求學歲月獲得「栽培」。直到30歲以後在哈佛醫學院做學生,才重拾畫筆,畫的是內心最受誘惑的男體。畫在衣櫥裡擺了十幾年,去年底終於(東西愈來愈多實在擺不下)拿出來展,居然成績不俗,賣得火熱。
男體畫在台灣居然有市場?
翻看西方藝術史,有大段時間對男體的愛慾注視,只能偷渡。希臘羅馬的男體雕像太完美了,美到無法言「慾」—起碼,不是世俗的意淫對象。最
著名的例子莫過於「聖塞巴史汀的殉教」。這個如假包換的宗教題材,在漫長的中世紀逐漸轉變為同性情慾的男體偶像,這過程可以說明男慾在文化創作裡多麼需要一個出口。
塞巴史汀原是羅馬軍人,受耶穌感召而倒戈被處以極刑,壯碩男體被折磨同時被神聖化,卻又暗藏愉虐的色情想像。三島由紀夫在「假面的告白」裡直言不諱:聖塞巴斯汀的畫像可以令他高潮。

藝術品生殖器遭毀

相對於已太多的女體歌頌,男體在藝術上表現曾經飽受淩辱,包括某任教宗曾下令將所有藝術品的男性生殖器加以毀壞遮蓋。有次在柏林一個博物館,有個展室專門展出生殖器遭毀的男體雕像,真是怵目驚心,又心痛。
東方歷史對男體的表現更陌生和含蓄。在性別蔚為顯學的今日,台灣的繪畫對於男體注視仍是保守制式的,欲言又止,顧左右而言他—背後隱藏的封建心態足堪玩味。
我這次「男欲天堂」的創作,採取直接凝視男性「刺點」的方式,從網路色情網站、三溫暖廣告、同志旅遊指南、健身雜誌,甚至色情用品宣傳取材,以詼諧、幽默或詩意的方式呈現男同志今日的情慾現場和處境。
或許,今日台灣最需要的就是詼諧、幽默和詩意吧?

《我的雲端情人 陳克華》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