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7點57分

出版時間:2015/03/09

不知何時起,經常有鳥出現前陽台,棲在小小的欒木枝上。起先不以為意,但漸漸注意到,次數似乎太過頻繁了,且種類包括紗帽山這附近所有可能出現的鳥,包括夜鷺、麻雀、八哥和白頭翁。尤其白頭翁,一般皆成對出現,鳴聲特殊容易辨認,幾次還想撞窗飛入屋內,令人不能不留意。
而前幾個月借宿我家的香港朋友,偶爾會提及晨間被鳥鳴吵醒,這是他住香港幾10年所不曾經歷的。「而且,」他說:「有一種很特別的鳥叫聲,連續好幾天把我吵醒。」

他不解:我醒來看錶,都剛好是7點57分。
我想起我高中為準備大學聯考,可以不必按鬧鐘,睡前想好明天要幾點起床,第二天便幾點起床,分秒不差。而且頭一沾枕,立刻沉入夢鄉,一夜無夢,時間感完全喪失,一覺醒來有如一眨眼工夫。我百思不解,只能歸諸那段備考時期心無旁騖,全神貫注的緣故。因為之後便再沒如此能耐。

3C打亂生理時鐘

何時人類失去了這樣精確有效率的生理時鐘?我的門診裡充斥著因為吃安眠藥而併發乾眼症的病患。難以入眠、早醒、淺眠、多夢、睡眠中斷,林林總總。
多少現代人在該入眠時亢奮地抱著3C產品,在該警醒的時刻流連半夢半醒的烏有之鄉?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個「健」字,值得深思。
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古人早知大自然的變化循環深有體會且深具信心,「潮有信」而人不可信,還把「天行」打亂破壞。
今天早晨我和香港朋友正在客廳用早餐,香港朋友突然叫了一聲:「聽!這鳥叫聲……」
我們同時望向窗外陽台,一隻白頭翁正停在那根延伸出去的欒木枝上。
低頭一看錶,正好是7點57分。

陳克華《我的雲端情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