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和尚在旅途

出版時間:2015/04/27

臨時朋友爽約,他獨自上了同志愛之船(gay cruise)。
一星期的海上生活,主辦單位設計了種種同志交誼活動,在一群群成群結隊的同志中,雙雙對對的愛侶前,個個迫不及待脫個赤精大條,他自覺自已格格不入,下意識尋找「同質」團體……第二天立刻發現了船上另外兩個東方面孔。

像逃開妻子來度假

兩個中年人頭髮剃得極短,怯生生地學西方同志脫衣服在甲板上曬太陽,露出一身不見天日的白皙肌膚來。
他上前搭訕,對方英文爛得可以,一逕尷尬地傻笑。
「No English……」兩人步調一致搖著頭。
好容易才搞懂他們來自南韓,生平第一次出國。
這兩個韓國人顯然是一對同志愛侶!但……他想:無論如何透著古怪。
他想起在台灣認識的一對已婚(和女人)同志,兩人因參加某心靈課程而結識成為愛侶,從此成為工作人員,一起四處旅行辦活動,經年在外工作同時也躲過妻子耳目……這兩個韓國人就給他這樣的感覺,除了語言隔閡,他們顯然還隱瞞著某些事。
3個亞洲人在一船歡樂放縱的西方同志狂歡節,畢竟還是結成了團體,英文不好還是聊開了,放下戒心,他發現這兩個男人還蠻幽默,最後一天還告訴他一個天大的秘密:他們是同一座寺廟裡的和尚,是「師兄弟」。
他望著他們陽光下亮閃閃的頭顱,滿滿的訝異。
「還有多少同志躲入了宗教?」他訥罕:不像神父廣為人知,沒想到佛教僧侶中也有?
讀三島小說多的是「大和尚『欺負』小和尚」,其實並非虛構。據說寺廟「男風」是空海和尚從長安帶回日本的,在一切皆「制度」化的日本成為傳統,稱為「稚兒」,寺廟裡收進來「服侍」和尚的小男孩,日後竟也有成為「大師」的。
「祝福你們……」他默默地,眼角濕了。

陳克華《我的雲端情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