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看盡這善變的世界 難得有妳(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5/02

過去3年,每一年我總撥出時間至紐約固定度假,探望舅舅:心裡覺得外婆走後快40年,終於有一個「家」,一個心可以歸屬的地方。

歷經難關撐過病痛

也就在這3年,我遇見了Alice。她是一隻秋田犬,自小即罹患罕見血液病,去年肝臟開始出現腫瘤,獸醫判斷是癌症;但不建議穿刺,因為她生下來即有血小板不足的疾病,無法手術,穿刺也可能血流不止。今年1月底,Alice突然陷入近昏迷狀態,醫院先緊急輸血拉回她的血小板,然後告訴舅舅:她只剩下兩個星期,讓Alice安樂死。Alice正如忠犬小八,看著爸爸每天到醫院含淚餵她吃飯,膽子小的她,從此開始變成一位生命鬥士。自今年1月到現在,她打破從紐澤西至紐約最大獸醫院最著名的醫生所有的預言,頑強的活下來,不只撐過了3個月,而且慢慢恢復體力,從皮包骨又多長了近15磅。
過去艱難的100天中,Alice歷經無數考驗。舅舅帶著她從紐澤西、到紐約AMC,尋遍名醫,每個人都當著她的面告訴她爸爸「Put Her Into Sleep」(安樂死)「Hopeless」(毫無希望)。舅舅看著Alice仍然想吃東西,一度豁出去,「反正活不了多久」,每天帶著Alice逛餐館。今天中午吃越南牛肉河粉上的牛肉,晚上買肯德基烤雞;甚至中國店買蛋糕,舅舅自己舔了奶油,其他全給Alice。Alice每日盛宴,狼吞虎嚥,舅舅開始懷疑醫生的判斷。
Alice奇妙地和我思念的外婆同一天生日,過去3年她也和我特別投緣,甚至已經成為我每年至紐約探訪最重要的親人。而她知道我很喜歡她,很愛她;儘管每次到紐約,往往只是一星期或者十天,來去匆匆:但每回我一抵達,她永遠歡欣鼓舞,離別時依依不捨。此回即使肚子有個大腫瘤,行動不便、身體虛弱,當舅舅告訴她「Sisy今天要來了」,她即興高采烈不睡覺等我至深夜兩點,半夜裡仍然使盡了全身力氣,勉強爬上樓進房找我睡覺。
整整陪伴她十天,我即將離開了。她看著行李一個一個搬下來;當天我到廁所,她跟著;我去花園澆水,她陪著。快要深夜了,她疲倦地躺地上,我為她梳毛,摟著她,唱起蘇格蘭民謠《Auld Lang Syne》:「我怎能忘記舊日朋友,心中能不懷想…我們曾盪槳碧波,終日逍遙;如今我們將遠隔大海重洋……」唱著唱著,舅舅和我一起合音哼唱,我先哭出聲來,舅舅佯裝堅強告訴我:「文茜,她已經度過最困難的日子。」然後他自己也紅了眼眶,接著轉移話題背誦《Auld Lang Syne》第2段歌詞……。
離開Alice家時,舅舅舅媽在門口送我,Alice躲家中,既不休息也不願走出門來,就僵在轉彎處。舅舅後來把她帶到門口,她垂著尾巴,似乎不相信我即將告別。

不捨離去含淚以對

前往機場路上,遠方紐約絢爛的夜景對我變得如此不真實:我眼前浮現的畫面,只有Alice溫柔渴望的眼神。臨別時,我禁不住對著她喊:「Alice,要等我回來!」她垂下尾巴,失望地望著我離去。而我,只能含淚以對。
看盡這善變的世界,Alice,難得有妳,難得遇見了妳。我必須回家,但請相信我,隔海重洋,我仍然一樣愛妳,關心妳。Alice,妳如此熱愛生命,要等我回來看妳,擁抱妳,再為妳梳毛。
Alice,要等我。

電視節目主持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