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進出小吃部

出版時間:2015/05/08

29到33歲那幾年,我在醫院當看護。一開始是親戚帶我入行,病人也都親戚幫我介紹,工作穩定,一床病人照顧到結束。後來我認識一個男人,同居不久他失業,整天疑神疑鬼,嚴密看管我,在我的飲料中加安眠藥,我每日昏昏欲睡不能上工,工作受影響,病患家屬不再找我當看護,我發現後報警抓他。
我想換醫院,但是另一家醫院沒人脈,我也沒有證照,頓時我沒了收入。我求我媽讓我回家暫住,我媽硬是不願意。我媽從我小時候就對我不好,我不得已之下,只得暫時去小吃部工作。
這間小吃部的小姐大多20幾歲,我年紀稍長,不過姿色還可以。工作內容是穿白色薄紗,不穿內衣,和其他女生一起跳「濕背秀迎賓舞」。雖然被看光光,但可以看不能摸。摸,得另外付費。我不想被摸,老闆答應我,我才放心去工作。

墜入愛河放膽懷孕

我在那裡認識男朋友阿克。阿克性能力不賴,有時一夜可以做愛3次。我個人比較生理取向,覺得這樣就算得上好對象。交往同居5個月時,在朋友見證下,阿克把一張千元鈔票捲成一圈,套在我的中指上。我想,這是訂婚定情的意思吧?所以我放膽懷孕,沒問過阿克想不想要小孩。
有新女友的事,是阿克親口告訴我的。雖然我大哭大鬧,卻也無法挽回,寶寶已經6個月大,我只能生下來。女兒出生,我幫叫她「小肉肉」。阿克在孩子出生以後,搬去和新歡同居,我得自己養小肉肉。到這地步,我只能自己堅強,考慮去做作業員。
我在竹科找到工作,做二休二,每一個班都12小時,我有時輪日班,有時輪夜班。我需要保母,但保母開價2萬7,我薪水連加班,不過3萬出頭!半年後,我又鼻子摸摸回到小吃部。這次進來,心裡比較不掙扎,因為想到現實。下午6點上班,白天我自己帶小孩,我只要請一位夜間保母就好。
我是一個心碎的媽媽,為生活淪落風塵。愛情是空中翩翩飛舞的蝴蝶,變化就在旦夕之間。常常,我看到小肉肉,都更淚眼婆娑,因為小肉肉長相跟阿克一模一樣。叫我如何在歲月裡忘懷阿克呢?眼下的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柳絮╱新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