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自我感覺良好

出版時間:2015/05/11

25歲那一年,固執的為了實現夢想,沒日沒夜的工作,滿腦子的計劃;滿腦子的理想;滿腦子的名利。腦子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浪漫的愛情,身邊不乏有追求者,甚至有豬哥的經理級主管,開價每月6位數的零用錢想包養我,統統被我拒絕,就是這樣的背景下,造就了我生平唯一一次的相親。
我的恩師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把我的夢想告訴了他的學生家長,家長回家提起了這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卻引起他未婚兄弟對小女子我的欽佩,堅持想見我一面,於是拜託恩師安排。恩師知道我只想要麵包不要愛情,先私下知會了家母,雖然家母以年齡太小婉拒了恩師的好意,但恩師用了能協助我創業的名義,仍然製造了見面的機會,小女子我當初也沒多想,就答應赴約。

起先恩師只說大夥外出踏青,再來場午餐的約會,所以不是一對一的八股見面會,減少尷尬的局面,於是我簡單的裝扮就出門了,到了相約地點,除了恩師,來了恩師學生兩人、學生家長兩人,想認識我的男子,也就是學生親屬一人,加我一共7人,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踏青去了。一路上恩師一直製造機會讓我與男子聊天,眼前這男子,穿著簡單得體,一臉娃娃臉,實在和他的成熟談吐無法聯結,腳穿厚底內又增高的休閒鞋,也只和號稱160公分的我等高。
在閒聊中知道了男子背景,上櫃公司的財務長,有房有車有存款,不抽菸喝酒,平時素質頗高,常聽音樂會賞畫展,年紀約莫大我20來歲,才了解到這,半路殺出他們的父母與大陣仗的親友,說要來艦定相親對象,我滿臉都囧了,不是就說好認識個朋友,將來有機會可以合夥創業嗎?怎麼把全家人都帶來了?
就這樣結束了莫名其妙的相親,對方家人非常滿意小女子我,娃娃臉男打聽到我上班的地方,也以廠商名義從同事那要到我的手機號碼,於是展開每日的電話追求,固定每晚八晚半打來,工作狂的我,在這時段絕對在加班,又礙於恩師的面子,硬著頭皮接起電話,他溫柔的口吻,想和我談心。

電話閒聊語帶曖昧

一開口就是親密的稱呼(先生,我和你很熟嗎?)再來就是感性的問候(先生,我在減肥你不知道嗎?一天到晚問我吃飯沒!)接著切入正題(有事嗎?先生!你沒看我還在加班嗎?老是問我一些五四三的!)就這樣,到了第三天,我實在受不了他曖昧的口吻,播了電話給恩師,請他轉告娃娃臉男:我確實是把他當成長輩在尊重,閒聊打屁都沒問題,噓寒問暖我也能接受,唯一不能接受的是態度,我不是你的新娘,不要老是問我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經過恩師的從中了解,老師的回覆更讓我傻眼,娃娃臉男表示:願意見面不就表示有交往意願;願意接電話不就是想要進一步;談話中的不答話就是害羞默認了,這樣不就是在交往嗎?(先生!你有病嗎?),最後我堅決的請恩師幫我回絕娃娃臉男的青睞,並讓他了解,不是願意見面就是有意願,難道我每天見那麼多人,都是想跟人家交往嗎?(我又不是花貨),願意接電話只是一種禮貌,難道你要我接起來就掛電話嗎?交談中不答話不是害羞,而是無言,不知所云!難道你要我罵你有病嗎?先生,請別再自我感覺良好了!
心黎╱台北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