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出版時間:2015/05/15

丈夫是個朝八晚五的工程師,我是專櫃小姐。我們是閃婚,結婚一年半,小孩一歲大。
那一天,丈夫早就上班,我還在家裡摸摸弄弄,想到衣櫃快爆掉,就動手整理過時老舊的衣物。忽然,丈夫的衣物抽屜最底層,露出紅紙的一角,抽來一看,是個紅包,紅紙邊緣的鬚鬚,說明它不新了。打開裡面,發現一封信,一只金戒指,和3張千元鈔票。3千元應該是結婚賀禮,丈夫至今捨不得花費,是有紀念價值嗎?

有緣無份 留下戒指

信件的內容說明戒指的來源。是丈夫婚前出差中國,某一次回台省親時,和信中的女友去買戒指「打算訂婚」,女方誇讚這朵玻璃櫥櫃下的金色玫瑰,美麗燦爛。比較驚愕的是,信末押上日期,那是一年半以前,和我們結婚的日子幾乎重疊。這說明,第一,他竟然同時3P,並且不知為時多久。第二,他們有分手嗎?信裡沒有說明。歸還金戒指的意思是,終究沒結成婚?「還君明珠雙淚垂」嗎?第三,紅包袋邊緣的鬚鬚,說明它一再被主人翻看,懷想過去嗎?
我腦海閃過一個畫面,結婚敬酒時,一個女孩子哭得眼睛有些浮腫,當時我有些尷尬,有這麼感動嗎?
所以,丈夫同時交往我和她,我是先上車後補票,我先懷孕,所以丈夫跟我結婚?
其實我很愛丈夫,對他的感覺是敬畏他的威嚴,他的喜怒我不太能掌握,不知如何是好。
這天,我從百貨公司回到家,丈夫斜躺在沙發上半睡半醒,聽到我推門進來,眼簾掀開一半。我問他要去洗澡嗎?我幫你放熱洗澡水。事實上,我的一顆心,仍懸宕在早上的紅包袋上。
趁著丈夫去洗澡,我把他在放茶几的的手機滑一下,尋找事證。我和丈夫結婚一年半,認識8個月。而那位哭泣女生則是丈夫同大學的學妹以嘉,年幼兩屆。因為同住南部,以前在客運站一起等車結識的。丈夫當兵時,有時休假,人到火車站,深夜再晚,只要一通電話,以嘉都會去接他,載他到旅館休息。至於以嘉接丈夫到旅館以後是否離去,或是同住旅館,跟我通風報信的丈夫的哥兒們,不好說太明白。這些事是今日我在百貨公司,打電話問的。

陌生套子 令人驚訝

我驚訝的發現,丈夫手機的LINE面有以嘉的頭貼。雖然和婚禮當天的樣子有些不同,栗紅色髮型是一樣的。我快速瀏覽一番,丈夫睡前必和對方說「我愛妳」,甚至有鹹濕話語!
趁著丈夫從浴室推門出來,轟轟轟的正在使用吹風機吹頭髮時,我把丈夫的公事包翻找一番,看到陌生的保險套牌子,氣得抓著手機,進臥室質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丈夫一看傻了,坦承,他和以嘉前緣未了。我問他有否發生性關係?我指的是婚後!他,點了頭。我茫然的問,「現在要怎麼樣?你要離婚嗎?我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丈夫也哭了,說:「我知道。妳和我結婚以後,敬我,愛我,萬事以我為主。」然後他表情彷彿有了決斷,說以嘉有男友,他會和她說清楚的。
我知道丈夫是個非常理性的人。可能他不小心走岔路,餘情剎那間難以斬斷。
再隔一個禮拜,丈夫交代,已經和以嘉徹底分手,不會再有牽扯。丈夫還說,以嘉幾度猶豫,要不要從婚外情逃開,這下子出現這樣的轉折,讓她決定和男友結婚。
又過3個月,丈夫跟我說,以嘉結婚了。
我鬆一口大氣。為了回報丈夫的深情,使他覺得,他娶我、選我,是沒錯的,我更努力做一個溫柔乖順的小女人。至此正式結束這樁三角戀。
經過這次淬鍊,我們更相知相惜。感情有沒有更親密,一切反應在性生活。我們性福美滿,除了「先有後婚」的老大,後來又有兩個兒子出生。
婚姻裡,早期經過淬鍊,未必為壞。漫長的婚姻旅程,有時不小心走岔了,也是有的。我的經驗如此。
小薊╱台北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