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海關 真可怕

出版時間:2015/05/18

15年不曾來溫哥華了。15年前入海關的經驗仍使我不快。
當時海關一直對我手提的禮物百般刁難,懷疑其價值,以及我是否要賣掉牟利。天殺的那只是一盒鶯歌茶壺而已,能值多少?
而今年再度叩關溫哥華,我手提鳳梨酥,心犯嘀咕:這回又會怎樣?
海關人員很年輕,西方深色臉,看不出中東印度還是拉丁,看過我的護照和表格,一臉不悅,不客氣地說:「為什麼一個人來?而且這麼久沒有來過?」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詰問怔住:一個人旅行違法?而這15年間我去了至少20個地區和國家卻未到過加拿大,這也有問題?

他開始以審問犯人的態度問我此行的目的,上次來所見何人?我的職業?這次要見的人是誰?和我什麼關係?如何認識?四處挑我語病,甚至還問我是否去了西非……而且還更莫名其妙問:為何沒有申請美國簽證?(天啊他難道不知台灣護照不用美簽嗎?而且我入境的是加拿大為何需要美簽?)
最後他把護照和表格往一旁粗魯地一丟,眼斜瞪著我……算是過關了?

誰出國渡假會帶名片

事情還沒完,提了行李要出關,一旁有人把我叫住,又是問我:一個人?請走B方向,前方又是一個海關人員,東方臉孔,開口問我要名片。
名片?我更不解了。如果我真是恐怖分子,這樣的詰問能有什麼效果?在台灣印一盒名片不消數百元,而我偏偏身上遍尋不到一張(誰出國渡假會帶名片?),最後仍然問:一個人旅行?
天啊加拿大不許一個人來旅行?
我再也按捺不住,回他一句:我是同志(I’m gay.),我沒有伴侶也不能結婚,所以一個人旅行,這有問題嗎?他怔了一下,放行了。海關是一個國家的門面,我想很難對這個國家有好感了。

陳克華《我的雲端情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