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出口的愛

出版時間:2015/05/18

碰的一聲,回過神時,手機已被狠狠的砸在地上,看著手機、外殼、電池散落一地,後悔的撿了起來小心裝上,按了電源後出現開機畫面,新買二天的手機幸好沒事,「誰說國產手機不耐摔!」這或許是唯一值得心情好的事吧。

風騷狂野 深陷其中

小麗是我的堂嫂,去年端午節前因為工作壓力煩悶,而去護膚店解悶,被她亮麗的外型所吸引而重逢,因為爸爸和親戚關係不好,很多年沒有互動,加上她刻意化的濃妝,一下子認不出來。那天相談甚歡,所以也聊到她丈夫的工作及去世的事,因她的敘述和堂哥太雷同,所以才會驚覺她的身分就是堂嫂,雖然我們都知道對方的身分,卻始終不談到這一塊,仍以朋友角色相處。
自從那一晚在護膚店無意間遇上小麗,到現在已經一年了,每次碰面總有一些雜亂的情緒,也許這個行業的關係,一方面被她風騷狂野的外表吸引無法自拔,一方面又為了堂嫂這個關係感到罪惡。人需要休息,情緒也讓要休息,也許道德的一面在白天的職場扮演太久了,還是得放空,於是這個時間便是和小麗幽會的時間。
去幾次店裡後,小麗覺得和我在那裡相處很不自在,提議希望換別的場所相處,也好畢竟在那裡出出入入也怕遇到熟人。於是下午茶、看電影成了我帶她出場的消遣。然而慾望卻很真實,每次送她離開後,身體遲來的反應似乎抗議著自己遺忘的福利。有一天慾望來得早,在送小麗回店前,她覺得我臉色泛紅,一直追問我原因,看著副駕駛座的她豔藍色低胸V領洋裝裡蔓延的事業線,還有一動就會見光的短裙,這樣的景色怎能不臉紅心動。小麗果然也明白男人的心事,一手便按住我的要害,那是我們第一次在車上發生,過程中一直有個疑惑,以她不靈巧的身手,怎在這個行業生存?難道她真的守身如玉?下車前我一如往常的付了錢給她,她停頓了一下後告訴我,這是最後一次收錢。

日子久了 壓力漸大

而姑姑家人以為小麗在人家家裡幫傭,不疑有他,所以也不會在上班時間打擾,小麗則因為店裡10點後才有客人,或是4、5點客人較少,利用空檔時段主動約我出去,然而時間久了,她開始抱怨希望我主動找她,我明白她希望有戀愛、被呵護的感覺,但我也希望她不要陷太深,畢竟我們的身分並不適宜,也見不得光,若有閃失,就不只是兩個人的問題,可能得面對整個家族指責的龐大壓力。
之後我們經常用LINE聊天,也常相約吃飯、小酌,就像熱戀中的情侶一般,唯一不變的是我不會在她工作時打擾她,也不會為了她和別的男客人甜言蜜語生氣,因為我明白只有在她躺在懷裡時屬於我。
那一天她提到清明要帶孩子祭祖,無意間問了我掃墓時間,我當場笑場,卻還是忍住沒有把堂嫂這二個字叫出來。
然而人們總愛挑戰遊戲的規則,小麗愈來愈常要求陪伴她的時間,也希望我參加一些場合帶她前往,看似很簡單的情侶互動,對我們卻相當的難,一來我們的關係,再者她現在的工作,而這些事卻說不出口。
電話的一頭她說自己不是隨便和客人發生關係的女人、在一起一年多了我不曾心疼她、也沒看過我為她吃醋,甚至不曾說過愛她,面對一句又一句的責難,瞬間我失控的把手機砸向地上,「愛」可以是一個很不負責的理由,也可以是很重的,但事實上要愛一個人,其實是必須負起很大責任的,因為我沒法子扛起,所以「愛」才會說不出口!
一葉夙風╱花蓮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