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看不見的革命(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5/30

貧富差距4個字,正以核能爆炸的威力,震撼全球各國。有的已然掀起巨浪,永久改變該國政治,有的正在醞釀一場「看不見的革命」。
以美國為例,美國社會貧富懸殊,使向來搭乘私人飛機的希拉蕊,改走平民路線,廂型車代步競選總統。
去年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以一本700多頁巨作《21世紀資本論》比較年資本報酬率和年經濟成長率的差距;得出資本是富人迅速積累財富的獨吞式經濟;此書讓貧富議題擴大的討論熱度,至今不曾在美消退。

戰爭緩解貧富懸殊

美國有些人對皮凱提提出的數據百般挑剔,但整體而言,所有專家均同意貧富差距正在擴大的說法。舉例來說,A先生有一千萬美金,B先生年收入10萬美金;A先生有足夠的資本用於各種投資,如房產、股票,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投資帶來的報酬率,遠遠高於總體經濟的成長率。接著來看看B先生,B辛勤工作,每年收入10萬美金,年復一年,他單純靠勞力換取的薪水增幅還不及A金錢投資帶來的一季收益成長。財富不均從此加劇。
1984年蓋洛普首次提問此問題時,6成美國人也給了相同答案;蓋洛普並調閱30年全美民調結果,10個美國人中,平均6個人深信資本主義的財富與收入分配,太不公平。
根據《華爾街日報》,30年前,1%最富有的美國人,擁有全美25%的財富。30年後這10分之一的富豪,擁有的財富超過40%的比率。再細分一下,0.01%最富有的美國人,也就是約1萬6千個美國家庭,目前擁有的財富總和達到全美總財富10%。
事實上貧富差距早於百年前的美國已發生。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的經濟越來越繁榮,成為世界第一大國,但工業增長與社會財富分配完全集中於少數人手中;其貧富懸殊的比例,與今日完全相同。
那一波的貧富不均最終誘發了社會主義崛起,工會抗爭,馬克斯的階級鬥爭論差一點成為事實。結果1929年爆發經濟大蕭條,然後1937年二戰開始,全球財富總量才在接踵而至的重創中重新分配。換言之上一波的貧富懸殊是靠了一場大蕭條加大戰爭,讓富人死的死、財產炸掉的炸掉、消失的消失,終而有了50到60年後的假象均衡;中產階級崛起。
那是人類資本主義特殊的「美好時光」。

階級對立日益高漲

資本主義走了60年,又把時間推移回相似的危機。財富再度集中於少數人身上,階級對立的意識越來越高漲。是的,我們不再相信馬克斯主義,但我們也沒有其他主義可以相信。
如今,西班牙希臘式民粹主義、法國波蘭式民族主義一一崛起……他們紛紛獲得選舉大勝,但他們的答案只是情緒出口,滿足政客的權力,並非解決的方案。
人類依舊找不出最完美的解決辦法,人類事實上並不知該往哪裡去。近日台灣某些政治人物主張應提高遺贈稅,至少到20%。讓世襲財富重新分配。回看過去幾年的台灣社會變化,不當的房地產獲利,該是眾人拋棄黨派之見,皆曰同意的時刻。

電視節目主持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