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三溫暖 招誰惹誰

出版時間:2015/06/01

每次在電視上看到又有男同志三溫暖遭警方多次臨檢的消息,常會想起1998年的AG健身俱樂部事件。
員警相似的嘴臉,不同的理由,相同的手段,叫人懷疑台灣這15年究竟是進步了,還是原地踏步?用谷歌搜尋一下,AG健身俱樂部,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94號4-6樓,赫然還存在於「台北同志聚點」這個項目下。可是還有多少人記得這段悲傷又激動人心的故事?

有健身背景的阿誠是當時AG的part time經理,只負責周末。而AG開幕才3個月,竟然已遭員警臨檢60餘次。有員警當場甚至說得很明白:「你們開店也不來我們所裡談一下。」
那天員警又來臨檢。阿誠正好值班,當他上到更衣區,發現員警帶一群記者,圍著兩位身上僅圍大毛巾的客人,其中一名員警手拿著報紙卷起的紙筒,不斷打著兩人的頭,要他們依命令做出各種性愛的姿勢。

官司勝訴 投資沒了

阿誠立刻上前制止,和員警起了口角。在前來支持的同志團體包圍中,3人事後被帶去警局,被起訴。2個客人是猥褻,阿誠則是妨害風化。之後的兩年阿誠不斷出庭應訊,身心滿受煎熬,甚至染上「鬼剃頭」大量掉髮,但官司終於勝訴。但AG以歇業收場,所有投資付諸流水。
15年後的今天,阿誠談起這段往事,最深刻的記憶之一赫然是員警穿的拖鞋。「很難相信員警出庭竟然只穿拖鞋來……」阿誠不能置信:「我都是穿西裝打領帶。」
一葉知秋,由此可見今日員警的素質……員警裡難道就沒有同志?正確答案是:多得很,包括許多高階警官,甚至某任署長。西方有石牆事件,台灣有AG事件。「台灣同志大街上被羞辱,小巷子裡也沒有人道歉。」阿誠說:「但只要是有助於同志人權運動,這些都是值得的,不是嗎?」感謝阿誠。

陳克華《我的雲端情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