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希臘正從悲劇走向鬧劇 (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6/27

兩方人馬,對峙雅典廣場。
一方呼叫:「希臘底線,務必尊重,我們是被帶往貧窮的人,不能被任何人嚇倒;我們要尊嚴,我們要驕傲,我們要體面的生活。」
另一方高叫:「左派只有36%得票率!你們沒有資格為所欲為讓希臘破產,銀行倒閉,人民再陷入困境。歐洲、歐洲,我們要歐洲。」
兩邊人馬的談話,誰比較正確?

養老金為問題核心

希臘核心問題在養老金,歐洲債權人要求減少政府僱員並全數刪除公務員養老金;希臘總理曾表示「養老金」是底線,希臘絕對不會退讓。
正是「養老金」使希臘債務問題僵持如此之久,且不斷戲劇性轉換;一會兒「可望達成協議」,一會兒「下周一即將破局」。最新的消息是本來歐洲債權人已經決定6月22日召開緊急峰會,決定希臘正式違約;但6月21日晚上希臘政府又交出部分養老金及刪減政府預算改革清單,於是國際市場以為「本周可望達成協議」。但6月23日,希臘國內殺出程咬金,副總理表態絕不接受IMF的「謀殺」及歐盟的「罪刑」,希臘不可以在「養老金」一事上退讓,「我們的老人已在垃圾中找食物過活,希臘退無可退。」
於是一切回到原點,德國總理梅克爾決定6月27日舉行會議,做個了斷。
如果從希臘違約的後果看,希臘政府的談判籌碼很少。首先歐豬五國其他四國已做好了防火準備,最嚴重的西班牙上周十年期國債殖利率僅上升至2.5%;與2012至2013時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債殖利率皆位於7%上方大不相同。希臘沒有威脅其他國家一起跳海,以搞垮歐元區來逼迫德國及IMF的籌碼。
其次,希臘六月底需償債IMF15-17億歐元,7月中旬約35億歐元;只要違約,歐洲央行將停止注資希臘銀行。希臘銀行早在6月15到17日三天擠兌領走了20億歐元,屆時銀行一定破產關門。
所以,希臘左派總理奇普拉斯在玩什麼把戲呢?其實他並非小丑,也不是瘋子;奇普拉斯在國際場合出言羞辱債權人及IMF,因為他是靠欺騙並承諾希臘選民,「我們上台不會砍任何養老金,所有被解僱的公務員都可以回來上班;而前任總理,只是梅克爾的傀儡,是那些『權貴』毀掉了我們。」

總理撒謊人民更慘

為什麼焦點在養老金?這是希臘悲劇鬧劇交織的核心。
1、希臘目前政府正式僱員58萬,另外領取養老金的退休的前政府僱員48萬4千人。總計約106萬4千人。
2、希臘人口僅1079萬;換言之,每10個人包括嬰兒統計在內,即有一個公務員或退休公務員,如此高比例的公務員,世界罕見,而且國家一定會破產。
3、希臘在2012年歐債危機前,退休年齡為53歲,當公務員自53歲退休後,國家要養他們一輩子。
4、若以選舉人計算,公務員加退休公務員加上其家屬,約265萬,等於是選舉人口39%,近40%。
而他們正是奇普拉斯的鐵桿部隊,奇普拉斯上回選舉一舉拿下36%得票,「成功」執政。
希臘步入今日僵局,源自其政客長年豢養不可接受的高比例公務員、低退休年齡、高養老金。它的財政方案不可能持續,這已非表面「撙節」與「反撙節」經濟理論之爭。
目前,雅典氣溫31度,前陣子的擠兌危機只是小兒科。奇普拉斯可以對選民繼續撒謊,繼續叫囂豪賭,重新舉辦大選。但希臘人民在鬧劇之下,必須承受更慘烈的悲劇。
電視節目主持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