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當他開口「我愛希臘」(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7/04
電視節目主持人
電視節目主持人

在2015年6月30日凌晨一點,希臘償債期限到期;希臘正式違約。隔一天起,希臘政府規定所有銀行關門,每人一天只能從ATM領60歐元,從此希臘ATM前即擠滿恐慌人潮。一名退休財政部官員看著激動又洶湧的人們,不禁嘆息:「這一切,是希臘人自己選擇的,只是他們不知道後果會這麼糟。」
除了資金管制外,希臘錯誤的民主、不可思議的瘋狂,也正使希臘面臨近代史上最大的人才出走潮。2010年起,迄今已累計將近30萬人(總人口3%遷居國外;他們都是希臘最頂尖具備國際競爭力的人才,職業以醫療、工程及學術為主。依據歐洲通訊社統計,至少約5000名醫師舉家移民;目前仍留在希臘的,多半是走不了的人。
然而希臘人醒了嗎?最新民調:多數人仍決定對歐洲債權方說No!根據比對,在實行資本管制之前,57%的受訪者打算投反對票,贊成紓困方案者僅佔比30%;實行資本管制後,投No的反對者佔比降至46%,但贊成Yes方佔比雖升,仍只有37%。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在和三巨頭談判失敗後,深夜電視演說發動公投。這個篇章,被認定等同「自殺」。齊普拉斯表示,若公投結果拒絕接受歐元區紓困,代表希臘人選擇了尊嚴;若公投結果繼續接受紓困,他將辭職下台。齊普拉斯更呼籲民眾表態No拒絕紓困,他狂言:「我不相信國際債權人會將希臘踢出歐元區,因為對他們代價太巨大。」
他甚至高喊:「不,我們並非違反歐洲,而是重返歐洲價值,……讓我們展開民主光輝的一夜。」

人民無知外人無奈

演說時,40歲的齊普拉斯一度哽咽。然而該哽咽的不是他,而是無知、不了解現實、且充滿情緒,令外人不捨悲傷又無奈的希臘人民。齊普拉斯一周內第二度演說時更幾近以「欺騙式」的語言呼籲希臘人否決國際債權人的要求,「投下否決票希臘仍然可以留在歐元區,這只將為我們爭取更好的協議,不是退出歐元區,這是決定性的一步。」
但早在7月1日德國總理和歐洲領袖已明白表示:1.公投結果前不會再和希臘協商;2.公投若否決紓困方案,視同希臘退出歐元區;3.歐洲央行前總裁特理榭說:信任已消失殆盡,請希臘領導者停止兩面手法,一日數變的希臘,在國際不只經濟破產,政治信用也破產。
當希臘人為退休金被砍叫苦連天時,一個數字出爐,歐盟執委會公布希臘退休金2012年前平均高達每月1600多歐元,等於至少不用做事每月可領5萬至6萬台幣(視歐元匯率而定),而援助希臘所謂的三巨頭,除了IMF外,等於拿比希臘更窮的國家的錢包括退休金僅300到500歐元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拉脫維亞……等人民的錢,供希臘解決「昔日的揮霍」,並度過今日的難關。
國際經濟專家已預估希臘經濟將陷入大蕭條,經濟再衰退25%,歐洲政治專家正眼睜睜看著這位「惡質」領導人,可能為一個國家帶來的極致災難,包括政治動亂。民族主義、國家榮譽,「我愛希臘」「羞辱希臘」……在齊普拉斯煽情的語言背後是他貪婪的支持者,希臘一群肉桶白吃者,過去他們長年坐享過度豐厚的退休福利,吃垮了國家;如今上街頭抗爭,把國家帶上更大的失序。
政治這東西,在解決問題的時候是那麼無力,在放手傷害人的時候卻又如此鋒利。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