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陳文茜:希臘起風了(陳文茜)

出版時間:2015/07/11

雨後花落,誰欠誰一滴眼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走訪距離雅典北方約1小時車程的工業城Chaldika,這裡距離阿波羅神殿不遠,曾經被認為「世界的中心」。只剩寥寥幾家工廠。希臘除了觀光業提供約20%人口就業外,多數人皆靠政府(當公務員、退休公務員或福利金)吃飯。除了造船業,希臘早已沒有製造業。Chaldika的荒涼,有如二戰後頹廢沮喪的歐洲城市,當地居民在此次公投中近75%投了No(反對國際紓困案)。但它的經濟早在希臘債務風暴開始時已受到重創。

公投過後回到原點

他們投了「No」;公投對他們是發洩,也是對日子苦熬的眼淚控訴;過去近6年的悲慘人生,至少有這麼一天Chaldika的人享受了24小時的狂歡。好似完成了什麼,好似為自己的「存在感」做了什麼。
公投過後,一切回到原點。
公投後CNN問當地人,「想留在歐元區嗎?」老人文不對題地回答:「我們需要錢,Money In Any Name,只要能夠維生即可……」
希臘完全沒有「有錢人」嗎?希臘人口1079萬,人均收入其實和台灣差不多,並且名列發達國家。但在某些區域,現在看起來有若第三世界。希臘船商至今仍建造全球最多的貨船,當地曾以「世界級船王」著名,造船業歷史悠久;但長久以來這些公司泰半從未繳過一毛稅。在希臘收「Fakelaki」(希臘語)是各行各業的公開慣例,意思就是「小額賄賂」。船商拿錢賄賂主管財政稅收的官員,醫生看診只收現金不准刷卡且絕無發票,開一個盲腸炎動輒三千歐元,收費驚人,但從不繳稅。
這是個從上到下,一起以「詐欺」、「Fakelaki」、「逃稅」為主文化的國度。希臘歷任總理包括左派的奇普拉斯,沒人有能力「逆轉」這樣的文化。愈拿大刀改革的,死得愈早。因為「你必須把幾乎一半的人抓到牢裡」,結果呢?最終政客奇普拉斯把那一半人加上可憐不知就裡的失業年輕人,變成選票;再變成投下公投「No」的票數。
希臘公投後,一、歐洲央行拒絕提供更多資金,7月20日希臘將有一筆債務需要償還歐洲央行,歐洲央行依據章程,若希臘違約,將停止一切現金注資希臘銀行。希臘屆時銀行將關閉至少數月,甚至一年:被迫發行替代貨幣IOU。通貨膨脹,貨幣信心崩潰,一切將使希臘陷入「大蕭條」。
二、歐盟及IMF已充分掌握希臘倒債擴散至鄰近國家可能性很小,因此本周當奇普拉斯以大獲全勝姿態,天真地空手出席歐洲高峰會後,歐盟立刻發出最後通牒。7月12日前希臘必須提出養老金改革及「有效率」遏止逃稅的方案,否則紓困停止。

須先改革國家財政

三、IMF雖然同情希臘處境,認為有必要再度減記希臘債務,但前提是希臘必須做到養老退休及稅收的改革。因為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容許舉國一半人逃稅,詐領福利金,坐享退休金,然後不知國家經濟財政前景,收入在哪裡。這樣的財政制度,就算希臘退出歐元區,貨幣貶值一半以上,債務全免,未來財政還是會破產。
公投過後,希臘像做了一場夢,如夢之夢;整整演了12個小時。但全球只是睡了一覺,報紙多了一個頭版:問題還在,甚至更糟。
真相在喧囂裡往往低頭不語,謊言在黑夜裡反而與目光結交;於是,我們看錯了世界,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

電視節目主持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