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入花叢的男子

出版時間:2015/07/13

又要開畫展了。這回看似重回花卉創作的老路子,其實一大圈遠路走過,終於還是「綜合媒材」的作法方能稱心如意。
曾經從事曼陀羅(mandala)的創作好一陣子。也就是模仿榮格在繪製「紅書」(The Red Book)那時期的創作。後來紅書終於出版,急忙買來一看,卻發現還真南轅北轍。榮格一筆一劃畫出內心的意識原型,而我用的卻是21世紀的電腦軟體,他要渡過的是整整6年的「靈魂的暗夜」,而我卻還是個過知命之年仍不知天命的老小孩。

佛陀拈花 微笑不語

就個人而言,繪畫就像在靈性的道路上修行,但就我用電腦繪製的作品而言,有人覺得太幾何,有些人又覺得太宗教性。在曼陀羅之前我曾經拍花,因為從小在花蓮長大,老家的大花園儼然就是個「花花世界」。之後在一次在禪課裡,想起禪宗一個著名的典故:佛陀拈花微笑,默然不語,是襌宗之緣起,教外別傳。佛陀為何拈花微笑?為什麼手裡是花而不是別的?佛陀在花裡頭看到了什麼而微笑?
才醒悟原來每一朵花,都是現實世界裡的一個「曼陀羅」,每一個眾生都可以在花裡頭察覺,觀想,投射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自性宇宙」來。
因此花於這個世界,於人類的心靈,既是實體,又是象徵。基於這二元性,我又回到花的創作……先拍攝, 然後在電腦裡後製,輸出後再以水墨色筆勾勒線條,上色。結果又是我一貫喜好「跨界」的呈現,完成的作品又像攝影,又像版畫,又幾分神似水墨。
而這些作品於我,是新一代的「曼陀羅」,既是人間器物,又是精神象徵。幾次凝顧作品,臉上不覺泛出微笑……是作品比較以往多帶有一些禪味?是,又希望不是。

《我的雲端情人 陳克華》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