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吸血鬼

出版時間:2015/07/13

月月來襲的痛,伴隨著大量出血與頭痛,每個月總有幾天有如被廢武功般地軟塌,如一尾會頭痛的死魚般。每個月會出現在女人生命的吸血鬼,大概就是這般折騰著。
關於月經,關於血潮,關於它的無數意象,已常被演繹延伸。近年以此題材著名的有大陸女生自拍下體而受矚目的攝影展覽,名《十二月花》,配上東方的12個月的月花意象及華美鏡框,血淋淋的寫實加上東方意象的魔幻式魅惑,一出手便站上藝術舞台的浪頭。有人說好,有人認為作品是媚俗的東方與身體意象的討好。

當年藥房 才賣衛生棉

關於經血,總是連結到少女轉成女人的儀式符碼。吃巧克力,吃黑糖,忌吃冰品等,此皆是防衛吸血鬼之教戰守則。少女初經乍臨,母親常是指導員,但她們卻常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我的母親在保守年代當然也不會對我說什麼,或者她們根本也說不清怎麼回事,誰能代替上帝回答人的身體構造之微妙。
母親像自問自答地說:「妳的怎麼來得這麼早?」那年代還沒有自助式超商,多是到藥房去買衛生棉,要是遇上老闆顧店,少女都說不出口,買衛生棉結果卻佯裝買面速力達母。常等到老闆娘現身,才買到該買的。好像買這個要躲躲藏藏,和現在量販店那樣大包裝醒眼地放在入口,真是對比。
曾經在大學時期為了掙點費用,在同學慫恿下,在東區街頭發過衛生棉試用包,當時有的女生羞怯地不好意思拿,有的歐巴桑則是拿了又折回來多要一包。忽然一個聲音悄然響在我的耳際:「有翅膀的喔!」轉頭,天啊,竟是我心儀的某男,我的臉色忽白忽紅,只差沒丟下該死的試用包而暈眩倒地。
自此月月吸血鬼來報到時,偶不期然地會想起當年轉身見到那男人的窘迫畫面。當然,這畫面也彷彿成了前朝遺事了。

《風月小報 鍾文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