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女人 有色有膽

出版時間:2015/08/10

移動或者旅行是這一代女人的幸福出走,脫軌於日常的短暫餽贈。但台北女人總是要習慣跌了很多次跤,才發覺世界的運轉不是依賴自己的一廂情願。
台北女人面目不清,沌雜駁交,勤於當白老鼠,實驗各種美容產品,實踐各種直銷產品,台北女人要活到死都是美麗的化身。
台北女人有時會在公共場合就端然補起妝來,讓坐在對面的男性覺得面前的人類是不可思議的品種。或者紅紅嘴唇印就拓在水杯的杯沿上,台北女人大剌剌地以自己的感受為中心,台北女人終於可以大膽說NO 。
台北女人夾在性慾與真愛糾葛的場域,台北女人遊走邊界險境而常不覺。渴望真愛,卻又無法面對幻滅。
台北女人在愛情海裡載浮載沉,台北女人跌跌撞撞,跌撞方學習了什麼叫做幻滅。台北女人一反過了40歲就宣告某個部位死亡的宿命,台北女人在死路中可以衝出封鎖線,台北女人飛蛾撲火不是為了死亡而是為了重生。

不再提不起 放不下

台北女人常在玩得起和放不下中徘徊,台北女人曾經是要用提不起,不用時又放不下的無能,台北女人常有色無膽……但現今台北女人已經漸漸有色有膽了,當她的領土破碎切割,她嘗試給予自己機會去復原完整。雖然兵臨城下,但是她知道過了重重黑暗,她將望見黎明。
台北女人懂得旅行,讓男人在她的身體旅行,且讓世界在她的腳步中成形。台北女人不只已經有了自己的房間,還擁有了一對翅膀,和一艘遠航的船。吳爾芙說多少世紀以來,女人只打造了一面鏡子,這面鏡子有一種幻異而美妙的作用,不斷地將男子的影像加倍放大。
台北女人仍然攜帶這面幻鏡,但是這面幻鏡所折射的影像不再只有男子,更多是女人自己的身世史愛情史。甚至,台北女人不再只打造一面鏡子,她們努力地打造多面鏡子,適機折射,讓人目不暇給。
台北女人比起台北男人更願意培養靈性的修為,更願意在書房廚房臥房中走出她們的格局。我是這麼認為的,雖然這也是我一廂情願地期許著。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