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戀成為一種藝術

出版時間:2015/09/28

大風單戀著曉竹。
從最開始高中時期公車站牌下等待。曉竹是鎮上文具店老闆的女兒,曉竹、曉蘭姊妹兩都美麗,曉竹總是安安靜靜地,聽著妹妹的高談闊論,一張潔白小臉,大眼睛漆黑幽深,眼神中有著超齡的深邃靈魂。

鎮上男孩迷戀她們

那時代,鎮上的年輕男孩下了課就往他們家文具店跑,大風卻不來這套,每天上學前在公車站前相見那幾分鐘,是他高中生涯最幸福的時光。
夜裡他總寫日記,寫著長長寄不出去的情書,這項單戀變成一件知名事件,是因為大風書寫關於曉竹的散文,得了全國高中文學獎。
上了大學,大風留在中部,曉竹去了台北,臨行前,大風好友找了機會把曉竹與她妹妹和幾個女孩約出來,10幾個人的聯誼活動,大風終於跟曉竹說上話,他太緊張了,整個談話時間裡都在講貝多芬跟三島由紀夫。
曉竹是他所有靈感來源,是他上進的動力,上了大學他也沒愛上其他女孩,唯獨等待曉竹放寒暑假回鎮裡過節。大風成為一個詩人、文青、憂鬱的男孩,曉竹越發美麗燦爛,也沒聽說她交男友,大風確實有種「她或許也愛著我」的幻想,終於能夠將那些信件一一寄出。
曉竹禮貌回信,內容讀不出任何回應。
大三那年聽說曉竹跟一個高瘦男性化的女子走得很近,而大學畢業第二年,曉竹與與鎮上回來繼承家業的醫師結婚了。

兩封信存了一輩子

大風一直保持單身,在鎮上國中教書,兩人偶爾在街上巧遇,他不再寄信給曉竹,卻喜見她看似家庭幸福,直到曉竹的女兒也上國中了,在大風班上就讀,活脫脫是她的翻版,40歲那年大風終於離開了小鎮,他的行李中有兩封曉竹的回信,就是一輩子全部的收藏。

《命運交織的房間 陳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