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變後殘酷的選擇

出版時間:2015/10/04

這個孩子忐忑地不知該如何在法庭「說實話」。
開庭前,爸爸讓他看了媽媽的訴狀,還讓他逐一核對:「這是你媽的律師寫的訴狀,你覺得他寫的對嗎?我有這樣對你嗎?」他搖搖頭,爸爸說:「你要說出來,因為我這樣沒法錄音。」他怯怯地回答:「沒有。」
媽媽拿著社會局訪視報告,質問他:「你不是說想跟媽媽住嗎?但你跟社會局說想跟爸爸住,這樣我這麼幫你?」他急忙解釋:「因為我怕爸爸知道,所以不敢說啊。」媽媽說:「如果爸爸不知道,你才敢說是嗎?」他點點頭。於是她想了個辦法,「這樣好了,你寫封信給法官,說這是祕密,只可以給法官看。」因此這封信就到了法官手上。

法官傳訊頭痛不已

這會兒,法官傳訊他到法庭,因為他的說法反覆,連法官都弄糊塗了。
到了法庭,法官請雙方父母出去,法庭內僅有孩子和雙方律師。法官把父母親所提供的資料,一一詢問孩子。
「你在學校週記寫著你想跟爸爸住?」他點頭。
法官接著問:「你跟社工說想跟爸爸?」他又點頭。
「但你又寫了封信給我,說想跟媽媽住?」他還是點頭。
法官有點無奈,接著請雙方律師提問。雙方律師各自在維護自己當事人立場提出詢問。「請問你寫週記時,爸爸是否告訴你怎麼寫?」媽媽的律師問。
「爸爸只有教我怎麼寫週記,可是內容是我寫的。」他回答。
「請問你寫信給法官時,媽媽有教你怎麼寫嗎?」爸爸的律師問。
他遲疑了一下,「媽媽一邊念一邊叫我寫的。」
爸爸的律師聽到有利證詞,便開心的說:「我沒有其他問題了。」媽媽的律師趕緊表示還有其他問題,「你剛說那封信是媽媽一邊念一邊叫你寫的,那麼,內容是你的意思嗎?」他點頭,「是啊,那內容也是我的意思。」
法官頭痛不已,於是把雙方律師請出法庭,單獨和小孩懇談,半個小時後,小孩哭了,他說他沒有答案。
當然,法官最後還是給了這案件一個答案,但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而是提醒正在離婚的父母,你們是否這樣對待你的孩子?

《愛情臉書 賴芳玉》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