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的育嬰假

出版時間:2015/10/27

阿公的育嬰假和父母親的育嬰假正好相反。父母親的育嬰假是放下工作專心帶孩子,阿公的育嬰假是在陪伴4個孫子、孫女的過程中放個假,可以安排一下自己的生活。最近,我終於可以放幾天「育嬰假」了。
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生活,原本是人在「初老」時最珍貴的權利,但是自從有了孫子孫女後,這樣的權利忽然被無情的剝奪了。雖然在初老時有了一堆孫子孫女,的確也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體驗,但是我仍然渴望著一個人可以自由自在的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就像這一天,一大早4個孫子、孫女準時來家裡報到,充滿歡喜的大聲叫著:「阿公!阿媽!阿姨!」孫子和外孫總是先禮後兵,為了爭奪一個青色的驢子Rudy立刻大打出手,哭聲震天毫不相讓,果然印證了「手足相殘」這樣千古不變的道理,所謂的相親相愛、分享玩具並不符合人性。趁著自己血壓尚未飆破表,我向4個孫子和孫女說:「各位,阿公去買錢啦!」買錢是孫子發明的,阿媽解釋說,阿公去外面「買」了錢,就可以用錢買玩具給他。

廚師 也太過分了

我去富陽生態公園山腳下的牙科診所報到,年輕女醫師稍稍檢查了一下我的牙齒,立刻知道我最近的的生活:「最近生活很亂,對不對。」「沒有錯,很亂。」我含糊不清的回答,也懶得向女醫師報告自己多了4個孫子孫女的事。其實女醫師這些年到底在我的嘴巴裡種了幾顆牙或用牙套包了第幾個牙齒,我也忘記了。有一回在餐廳吃飯,發現清蒸魚的盤子裡多了一根小螺絲釘,心想廚師也太過分了,不過還好我沒有去抗議,因為一周後來牙科診所報告,女醫師問我說:「牙套上的螺絲釘呢?」
從診所出來我直奔姊姊在山腳下的房子,舊房子的內部重新設計和裝潢,那是我曾經陪伴媽媽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的房子,後來我就用媽媽住過的那個有獨立衛浴設備的大房間,做為我的工作室,一晃就5年。
在尋找及設計新的工作室的過程中,我學習了不少新的知識和觀念,所以我對曾經陪伴過媽媽的房子有一種特別情感。看完房子之後,很自然的就走進了富陽生態公園,曾經在這裡陪伴媽媽看螢火蟲,曾經在不遠處的福州山和志工們趴在山上做一條手作步道。我看到了一輛空空的嬰兒車靠著樹叢放著。一個年輕的阿媽牽著一個大約3歲的孫子和1歲半的孫女蹲在溪流旁看著小魚。
「孫子孫女能夠在這裡長大,真好呀。」我很羨慕的說:「空氣很好呀。」阿媽淡淡的笑,看起來有些疲倦。

小野《青出於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