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烈愛之後

出版時間:2015/11/03

她一直很喜歡希臘神話裡有著少女形象,卻長出男性生殖器的變體少女,這樣的雌雄合體,她想或可解決人類個體因為失歡失愛的寂寞。
愛情之難,在於它需要有另一個(或多個)客體來一起參與過程的完成,因此變化多端,不獨自己會變,更難捕捉他者及際遇的變化。
所有可供傳世的愛情,其實都埋藏著日常的可能崩壞。所有難以把握的愛情,則是早已崩壞而不自知。但有些際遇的發生真的是誰也不知,可能只有所謂的天命或者上帝知道。比如她有個朋友說起自己的父親在即將結婚之前,去挑選結婚鑽戒,就在那一刻竟愛上了鑽戒店的店員,往後婚禮仍照常舉行,但自此這名女店員卻一直都是這場婚姻的第三者。

初戀情人掛主人房

還有個朋友在結婚的宴會上,竟看上收禮金的一個女生。一個朋友說他們家的愛情「神主牌」,是父親埋藏在心中的永恆初戀情人,因飛機失事而過世的初戀情人肖像還被掛在父母親的臥房,她說那張肖像就像他們家愛情的神主牌。
愛情風雲難料,使得愛情的成本高昂,代價慘烈,甚且可能完全一敗塗地,無法回收。
因之現代熟女寧可耕耘自己,也不太願意耕耘莫名來去的愛情,讓愛情自然隨際遇落土,成長或不成長,心態放寬了。
畢竟在個人的靈修戰場,所有的獎賞與風險都是來自自己的,努力一分就前進一分,就像創作,誰也拿不走。但愛情戰場不是,獎賞與風險卻常來自另一個「客體」,反客為主的愛情戰場太多太多了。
值得去吃苦的是為了個人的心靈提升,不值得去吃苦的是愛情戰場的冒險。有個朋友說她曾經為一個情人竟氣到一夜失去聽力,耳朵頓時聽不見,且那夜眼睛流下的是紅色的淚,微血管哭到竟爆裂了。
人會主動將太過痛苦的記憶隔離,為此她對這個前情人近乎失億。她離開他後,幾乎沒有再想過他,別人提起他時,她也恍如不認識似的。
然後她在往後的日子裡,將自己訓練成雌雄同體的希臘變體少女,她依然橫行於愛情江湖,但自此不再受傷了。

《風月小報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