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這天 你在做什麼

出版時間:2015/11/10

馬習會這一天,我一個人帶著小外孫去中正紀念堂玩耍。據說這是66年來兩岸分治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可是我卻沒有任何興趣知道過程和內容。雖然我的出生、成長到初老正好就落在這個特定的時空,可是我就是很無感。
陪伴小外孫的時光,我沒有預設方向、立場、路線和目標,也沒有5分鐘談話和事後記者會。所以,我只是純粹的陪伴,讓女兒可以去辦點事情。我完全接受小外孫探索外面世界的路線,除非有立即的危險,就算是充滿莿棘的樹叢,我也跟隨他走進去。沒有想到這個平常愛哭的小外孫精力旺盛,竟然把中正紀念堂東西南北都走了一遍。水喝光了,食物也吃光了,我決定搭捷運回家,因為我沒有力氣再走了。

再遇盲人演奏家

在捷運站入口前的大廣場,我們遇到了這個我很熟悉的盲人演奏家。相信所有曾經走過這一站的旅客對他都不陌生。以前帶孫子靠近他時,孫子大哭,因為他怕戴墨鏡的大人。這次,我試試小外孫的反應,結果小外孫被他手風琴的聲音深深吸引。我請求演奏家說,可以為我的小外孫演奏一曲「小星星」嗎?他笑了,他非常樂意的開始了一整段童謠組曲,而且一段結束了再起一段。我教小外孫如何在每一段結束之後,把紙鈔投入鐵箱。我們在那裡停留很久。
想起2009年冬天某一天,快要年底了,整個城市都有聖誕節的歡樂。我經過同樣地方,盲人演奏家正在演奏「小星星」的童謠組曲,我忽然淚流滿面,無法離開現場。因為這一年春天,媽媽走了。當時我沒有哭,告訴自己媽媽高壽,晚年又有兒女隨侍在側,一切幸福圓滿。但是盲人演奏家的「小星星」組曲忽然使我憶起媽媽床頭那隻會發出「小星星」旋律的維尼熊。每次我們子女靠近媽媽床頭時,都先要拉一下維尼熊的繩子,先來一曲「小星星」,媽媽就笑了。那一刻,我才潰堤般把半年來沒有流出來的淚水如噴泉般噴出來。原來,我是那麼思念媽媽。
陪伴小外孫聽著同樣的盲人演奏家,在同樣地點演奏同樣的小星星,我想對媽媽說:「媽,你好嗎?這是你的外曾孫。我現在已經有4個孫子、孫女了。他們個個漂亮聰明。請你放心。」
馬習會這一天,你在做什麼?我在陪伴小外孫,我在思念走了6年半的媽媽。我對馬習會無感。

《青出於藍 小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