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咖啡的溫度

出版時間:2015/11/17

從前我對伊通街很陌生,就像我對中國吉林省四平市的伊通滿族自治縣一樣陌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台北大街小巷間迷路,回想起來缺乏方向感是個藉口,我們一直生活在歷史的迷霧中才是真正的原因。初老這些年,常一個人去長春戲院看電影,之後在附近尋找用餐的地方和喝咖啡的地方,漸漸東南西北也摸清楚了。
我很喜歡去伊通公園旁邊那一家FiKa FiKa Cafe,作家王宣一生前也特別鍾愛這家店的咖啡,在她別出新裁的告別派對上親友們特別準備了這家店的咖啡,從此去這家咖啡店坐坐,也多了一層懷念老朋友的意義。就像我只要在濟南路二段附近活動,如果遇到用餐時間,我會走到濟南路二段69號對面一家店面很窄的牛肉麵店吃碗牛肉麵,遙望已經被拆除到剩下黑色瓦片屋頂的導演楊德昌故居。上個世代八○年代有許多經典的電影、歌曲和行動計劃都是在那幢日本建築內完成的。

走進咖啡店只剩吧台位子,我照往例點了一杯營養專家最不贊成的榛果拿鐵,因為他們會警告你,每天喝一杯小七中杯的黃金榛果拿鐵,一年後體重會增加10公斤。我從來不在意這些營養專家的警告,我喜歡榛果的香味,第一次喝到這種咖啡也是一個人在台大校園散步,坐在一棵大樹下看著一群小朋友在追逐,那時還沒有想過自己會有4個孫子孫女。之後就習慣喝這種不符合健康的咖啡了。店員問我有沒有集點卡,我說沒有,但是我常來。

難怪年輕人 不生不婚

我坐在吧台看著店員操作著我點的榛果拿鐵,店員問了我一個問題我沒有聽懂,請她再說一次。原來她是問我咖啡溫度。「哦?溫度?」我楞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你喜歡熱一點,或溫一點?」她又問了一次。「那就溫一點。」我故作有自己主張的口吻回答。其實對我而言溫的可以,冷的也可以。小時候如果對食物挑三撿四,得到的回答千篇一律:「有吃就偷笑了。再囉嗦就餓死你。」現代的孩子一定不相信「餓肚子」是一種懲罰,小偷溜到家裡偷的只是一口飯。
利用喝咖啡的時間我完成了一篇文章,再去長春戲院看了一部電影《間諜橋》,之後又去開了一個短短的評審會議。匆匆趕回家,4個孫子孫女已經洗了澡吃了飯,正在看公視的水果奶奶。「阿共!」小孫女最機靈,率先大叫,之後「阿公」聲如鞭炮聲此起彼落。我嘆口氣想,只要甩脫你們小傢伙一天,我就可以完成許多工作。難怪很多年輕人不婚更不生。

小野《青出於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