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喜歡的生活

出版時間:2015/11/24

有時候一個人靜靜的看書、聽音樂、爬山、游泳,偶爾一個人在電影院內睡著了也覺得很幸福,偶爾在山上把濕透的內衣脫下來曬曬太陽,赤祼上身回饋蚊蟲吸幾口,扮演大自然生態系統的角色之一也覺得夠狂野。彷彿這個嘈雜複雜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寂寞但是並不孤單。因為我知道能健康的活著,還能繼續體驗生活還能思考人生,是多麼快樂的事情。
有時候和某個人單獨相處,靜靜的散步,靜靜的對望,在林間在巷弄,偶爾坐下來吃點東西,喝杯咖啡,偶爾講兩句話,有時候什麼也不必多說,因為彼此非常熟悉,不必刻意找話講,像只是在應酬或是公關。這個人可以是常常碰面的家人,也可以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或老同學,可以是同性,也可以是異性。靜靜感染對方獨一無二的生命力,是我覺得最美好的時刻,當然這個人一定是要自己喜歡,而且分開後會想念的人。我很容易看到別人的優點,很不擅長挑剔別人的缺點,所以我很好相處,缺點是偶爾話多,一切正在改進中。如果話再少一點,或許我可以是個不壞的業餘心理治療師。

評審是件殘忍工作

有時候和一群很熟悉、有點認識或是完全陌生的人一起開評審會議,可能是電影、電視的競賽,可能是文學創作的比賽,可能是政府對外上億元的重大標案。這些會和你坐在一起參加評審的人,在專業上和生活經驗上和你一定有某些相似的交集,所以在分析、討論甚至辯論時一定會出現3種情緒:英雄所見略同、見解完全相反、協商妥協投票後的面對和接受。當見解相同時有種得到共鳴的喜悅,當意見完全相反時有種更開闊更多元思考的領悟,當協商妥協後又學習了一次民主精神和對不同意見的尊重。評審本身是件殘忍的工作,往往一句話決定別人的生死。但是樂此不疲的不應該是能掌握別人生死的權力慾望,而是勇敢在別人面前表達自己品味的勇氣及接受別人意見的謙卑。
有時候工作回家,怕驚動正在睡覺的孫子、孫女們,悄悄上樓躲進自己的房間把房門掩上,自己也趁機休息一下。往往在不久之後,大孫子率先破門而入,小外孫和小孫女搖搖晃晃的跟進來。小外孫動作最快口水也最快,立刻跳上床趴在我的胸口聽我的心跳撒嬌,口水沾濕了我的上衣。反應機伶的小孫女不甘示弱,立刻騎在我的肚子上表達正式佔領阿公。大孫子抓住著我的腳往外拖:「阿公,起來!起來陪我玩!玩全壘打!玩火山爆發!玩海底探險!」
一個人獨處很好。兩個人共處很好。一群人討論彼此的品味很好。有許多孫子、孫女吵鬧很好。這是我喜歡的生活。

小野《青出於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