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當老大

出版時間:2015/12/08

已經有17屆歷史的「台北電影節」最近因為新任主席李烈不滿新任文化局局長倪桑企圖主導電影節走向,憤提辭呈。倪桑以他過去在電影界的人脈,一通電話打給他過去的師傅李屏賓要他來救火,接下一屆主席,人在國外的李屏賓也痛快的答應承擔這個對他個人而言並沒有更多利益或名聲的職務。

不過事情並沒有結束。連續兩波來自電影界的抗議和網路連署活動後,我接到了一位年輕電影工作者的電話,表示文化局並沒有誠意解決紛爭,希望我同意加入下一波更大的連署抗議活動。人到了一定年齡,對於事情往往都會有更深更廣的看法,不會衝動行事,尤其是當事人都是我很信任的老朋友。我簡單的問了對方兩個問題:「誰是這波抗議行動的實際發動者?你們的策略和目標是什麼?」年輕的電影工作者說了幾個其他年輕電影工作者的名字,都是有策展經驗的熱血青年,並且表示他們的目標並非針對某人,而是純粹針對這件事。他們想捍衛已經走了17屆,而且累積了相當不錯的國、內外名聲的電影節,希望從此建立制度,政府能夠尊重專業、獨立執行相關業務,不受「外界」干擾。我從最初文化局對外發出的官方聲明中,可以窺見字裡行間沒有說出口的官僚氣:「我們是有權、出錢的上級單位,我們有權力和責任指導這個隸屬於台北文化基金會之下的電影節。我們才是老大。」
哎。說來真是諷刺又感傷,這樣的官僚態度曾經出現在第一屆台北電影節之後。1999年台北市政府因為政黨輪替,換上了一個新的文化事務主管,她快速想了解每項在她「管轄」範圍內的人、事、務,我是台北電影節第一任主席,執行長是陳國富,所以我代表台北電影節和新任主管碰面。其實她並沒有表示要干涉電影節,只是說話語氣有點像上級長官和部下說話,我有點不爽,當場向她表示「另請高明」,決定請辭主席。(那位官員做不久便離職了。)後來新任市長邀請我們團隊吃飯,表示他非常支持台北電影節繼續往下做,為了電影節永續經營,他希望我們至少再做一屆,他會完全尊重我們的團隊,並且全力支持。第二屆台北電影節邀請侯孝賢擔任榮譽主席,我和他討論後,又再廣邀電影界菁英加入我們。由於加入了新的人馬後,大家意見開始分歧,連獎座的設計也可以吵翻天。台灣社會具有移民開拓性格,人人都想當老大,有了權力後就推翻前人所為,自己成為開創者。
第三屆之後的台北電影節,我和陳國富便不再過問。後來歷經2任台北市長、4任主席(侯孝賢、王童、張艾嘉、李烈),台北電影節在極少的預算和許多電影人默默耕耘下,又走了16年才有現在的成績。這些優良傳統的建立關鍵在於歷任文化局長都不太干涉電影節的大方向,加上民間也有強大的監督機制。國民黨在台北市執政16年後敗給無黨籍的柯文哲,新文化局長倪桑出身電影界,立足音樂界。大家對這樣的市政團隊抱以厚望。他們一定沒想到因為這樣的「小」事情,被台北電影節前5任主席所帶領的電影工作者抗議,這未免也太戲劇化了吧?如果柯文哲市長沒有好好面對抗議,那麼他就連兩任國民黨的市長處理危機的能力都不如。這樣算不算是有點對不起曾經熱烈支持過他的市民呢?

《青出於藍 小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