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讓妻子 無性一輩子

出版時間:2015/12/15

剛從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歸來,在愛荷華大學期間與傳奇作家聶華苓女士會晤多回,每回都豎耳聆聽眼前的傳奇女人說話,有一回她對我說:「還是你們這個時代好,自由了。」我悄悄哀嘆說:「但這時代也沒有傳奇了!」不料聶華苓聽見了回說:「寧可不要傳奇,也不要受苦。」
這讓我不禁想起傳奇作家蕭紅,剛好聶華苓女士也見過和蕭紅在一起過的作家蕭軍,有意思的是聶華苓說:「蕭軍啊,長得矮矮的,不怎麼好看。」
這使我想起近年關於作家傳奇故事搬上銀幕的電影就屬《黃金時代》印象最深刻,電影即以蕭紅故事為軸心(電影中的蕭軍倒蠻帥的),電影述說了蕭紅為了寫作與自由,自此踏上流浪之旅的人生故事,不僅感情流浪在許多男人之間,生命也流離失所,這給予現代女性應有不少的啟發才對,只是觀看這部電影的女性仍多屬文青。
蕭紅那樣的女性是少數的,因為這類人不要張愛玲似的「現世安穩」,她要的是轟轟烈烈的傳奇故事。電影結尾說得好,也許很多人不再讀蕭紅的作品了,但她的緋聞傳奇還在流傳中。

大文豪另結新歡

《黃金時代》裡面有個角色是看重蕭紅寫作潛力的魯迅,電影出現魯迅小孩周海嬰,我曾在上海隨著周先生拜訪魯迅故居,因此特別有感而發。
當年隨著周海嬰先生,見到了其母親許廣平故居,許廣平也是著名作家。我在此處想的事可能和別人不同,我想到的人是魯迅在未結識師大學生許廣平之前有個媒妁之言的髮妻朱安,他們倆結婚卻從未行過房,因魯迅在結婚夜就和其空白,但彼時兩人婚約也沒離,有名無實竟達20年之久,魯迅雖供養這女人的生活所需,但我想這被魯迅形同內在離棄的舊社會女子,她這一生的內在世界是崩毀了。婚前她既無法被退婚,婚後也無法被離棄,在當時社會她又不可能有別的男人,裡外不是人,還前後都無退路,是個活寡婦,比冷宮還冷宮。
魯迅供養這段母命下的婚姻,他曾說:「愛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許廣平是幸福的,雖然她和魯迅在一起僅10年,魯迅即過世,但她有智識有才情,有男人疼愛,且有自主意識。而另一個舊社會女人朱安黯淡過一生,沒有生活能力,也沒有自主權,生前無愛人,死後無人悼。
兩個女人相差不過20年光陰,男女的生活歷史即變了天。朱安真是其生也晚,聞不到自由的空氣。

鍾文音《風月小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