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焦慮的父母 何需寒暑假作業

出版時間:2015/12/29

我讀小學的年代尚未有九年國教,仍是初中聯考,要繼續升學的學生到了五、六年級都要留校補習,媒體稱之為「惡性補習」。晚上在光線不足的教室所以我們每個人近視。
寒暑假作業也延續要聯考的課程複習,只考算術和國語兩科。算術很難,把簡單的代數問題變成要有一大堆解題技巧,雞兔同籠、植樹問題、時間問題,所以才需要一直補習,填鴨式的學習完全不知其所以然。國語和作文對那些從小說閩南語的同學也很難。我非常不喜歡上學,更討厭寫功課,總是期待寒暑假到來。
不過我有一個最怕我閒下來成為好逸惡勞的野孩子的爸爸,他會給我一份他設計的寒暑假作業。我的功課通常是早上書法練習寫字、背誦古詩詞、下午讀課外書寫心得報告、每周作文兩篇。其實他也擅長美術、音樂和工藝,因為聯考不考,他不鼓勵我們接觸藝術,甚至動手替我們完成功課,要我們專心準備聯考。
不過因為我們兄弟姊妹讀的小學在艋舺南區,有能力供應孩子升學的家庭並不多,所以同學們之間競爭不如明星小學激烈,這樣反而給了我比較多自由成長的空間。

沒有玩具 自編故事

四年級之前讀半天班,我下課後不是留在學校和同學們打架(類似相撲),就是回家和弟妺玩遊戲。這些遊戲包括剪了很多紙人紙馬演出自己編的故事,或玩自己發明的十項運動。物質匱乏的年代,沒有錢買玩具,反而激發無窮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後來爸爸發現我的下午時間都浪費在「沒用」的遊戲上,一氣之下摧毀我所有心血結晶。他非常傷心的問我:「你長大以後可以靠這些東西維生嗎?」(事實證明我後來的人生,沒有用上師範大學的學歷和學校的專業,而是靠創造力和想像力來工作。)
我從來沒有寫過寒暑假作業,但是我總會找到方式躲過檢查。通常老師會要班長和副班長交換彼此作業,然後由班長檢查排長的作業,再由排長檢查同學的作業。我的成績相當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常常當班長或副班長,我也是班上模範生,所以寒暑假作業是「不容懷疑」的。我往往在檢查完排長的作業後,便用上廁所來尿遁,年年屢試不爽。
最近台北市宣布小學生取消寒暑假作業,這是非常勇敢又正確的決定,大人總以為把小孩的生活填滿了規定的作業,小孩便沒有時間去玩、去浪費,其實是因為我們大人自己都是這樣長大的,他們不相信小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和探索世界的系統建立都要在玩耍、閒晃和空白中才能完成的。我回顧自己離校後在工作和生活中,最能幫助自己進步和成長的能力,都不是課本和作業教的,像溝通、表達、領導、創造力、想像力。還好我沒有浪費時間在寫寒暑假作業,甚至日常的功課上。

《青出於藍 小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