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選項

出版時間:2016/01/01

天冷的那幾天,我到台中去找好友麗珊,幫她慶祝生日。麗珊念大學的女兒蓓蓓是從小就愛跟著我們的,聽說我們要開車上山泡溫泉,硬是翹了課一路跟隨。「妳就這樣翹課啦?不怕教授點名?」雖然喜歡她一路跟著,不免還是要問上這麼一句。
「她不跟著我們也會去跟著男朋友啊,反正都是要翹課。」麗珊瞪了女兒一眼,蓓蓓撒嬌的嚷嚷:「哪有?哪有?人家才不會這樣呢。」
我們泡完湯,等著吃鍋物料理,蔬菜在鍋裡煮熟的空檔,蓓蓓已經身陷在網路世界中。她突然吱吱咯咯的笑起來,把手機送到我和麗珊面前,一邊笑一邊說:「妳們看,好白癡喔。」原來是網路上的一段韓國視訊,說的是女生都愛壞壞的男人,當女人問男友:「如果你媽和我一起掉進水裡,你先救誰?」這種老掉牙的無厘頭問題,正確答案並不是「救妳」,而是「救我媽,然後跟妳一起死。」

且反問 一個問題

「阿姨妳看,是不是很白癡?」蓓蓓笑得前俯後仰,我說如果我是男人,我也要反問女人一個問題:「如果妳跟妳媽一起掉進水裡,妳希望我先救誰?」蓓蓓的笑聲突然卡住,她有點無法會意的看著我說:「蛤?我和我媽?」麗珊倒是完全醒神的拍手叫好了:「這個問題很好。」她轉頭望著蓓蓓:「妳說啊,應該先救妳還是先救我呀?」
「哪有這種啦?這就不是選項呀。」蓓蓓有點著急:「這是測驗愛情的選項啊,又不是測驗親情的。怎麼會是我和妳呢?當然是我和他媽媽啦。」
「妳和他媽媽,是死敵就對了。」麗珊有種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夾了一片肉放進蓓蓓沸騰的鍋子裡,慢條斯理的問她:「問男朋友先救他的媽媽?還是救妳?這不是親情和愛情的測驗嗎?他和他媽媽是親情,妳和他是愛情,男朋友要怎麼選?」
蓓蓓想了想,深吸一口氣:「我還是好好練習游泳吧,否則不但對別人殘忍,對自己也殘忍啊。」她吃下那片肉,笑嘻嘻對我說:「阿姨別擔心,我也會救妳的。」我點點頭,忍不住的笑了。

《六感生活 張曼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