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情歡愛 的戀人

出版時間:2016/01/05

剛滿20歲的夏天,瑞真,到市區裡一家攝影公司工作,做的是攝影助理的工作,公司裡3個攝影師,兩男一女,夏是其中最資深的,也是股東,老闆就是夏的太太,瑞真黃毛丫頭一個,跟著夏到處去拍婚紗,他們兩人怎麼會開始戀愛的?她猜想,夏或許跟每一個女助理都曖昧過吧,因為整個過程夏實在太熟練了。
一次外拍在等光、勘景的空檔,他們正滿手油膩地吃著冷掉的漢堡,夏好像說了什麼笑話,不,是收音機裡播報的新聞令人發笑,瑞真傻傻地笑了,夏突然轉過身來吻她,漢堡隨即墜地,夏的吻放肆貪婪,幾乎在車裡就剝光了她的上衣,她說:「等等!」
夏停止動作:「你害怕?」
該害怕的是誰呢?瑞真笑笑,想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她說:「今天不方便,下次吧!」

對性愛 全無想法

後來夏才知道她是處女,沒經驗,不但害怕,而且對性愛全無想法。
瑞真長得黝黑,有點老氣的臉,胡亂捲翹的頭髮,戴著深度近視眼鏡,總是穿著寬鬆的外套長褲,沒絲毫女性特質,是夏的妻子不會忌憚的類型,唯有閱人無數的夏能從那一身鬆垮窺見她隱藏的豐滿肉體,深度近視鏡片底下,其實有一雙美目。
「你的身體充滿生命力!」後來夏這麼跟她說,「像高更筆下的大溪地女人。」「你的身體散發這樣的氣息。可以縱情歡愛的。」
分開多年瑞真才理解,所謂真實,是可以雕塑、堆疊、暗示、甚至改寫的,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女人)不只源於她的本性,可能更會因為遭遇而變化,她在20歲這年遇到夏,就從一個對性愛懵懂的女孩,突然變成一個「可以縱情歡愛」的大溪地女人,改變了她的一生。

陳雪《命運交織的房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