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底要什麼

出版時間:2016/01/05

人生,不能什麼都要。這句話好像是我的自言自語,因為我年輕時野心勃勃,想要整個世界。
有些人越活越糊塗,有些人越老越清醒,似乎各有各的道理。如果人生痛苦多於快樂,糊塗一點的確比較好。但是如果人生能更清醒些,也許痛苦反而昇華成幸福,所謂的快樂或許也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假象。我周遭許多親朋好友或是大學同學都在55歲選擇了從職場退休,有些人改了行重新開始另一種人生;有些人完全退休,四處旅行遊玩,偶爾當志工回饋社會;有人因為改變,發現了人生新大陸,有人卻把那個55歲的關鍵年齡點做為人生的終點站,餘生漸漸凋謝枯萎,只剩下零星的回憶或大量的遺憾。

如果我很勇敢而誠實的問自己:「你的人生到底要什麼?」現在我已經可以確定的回答了:「在55歲之前,我要的是一個戰場,之後,我想要的是完全的自由。」戰場和自由並不是相反或是衝突的兩組概念,所以不要誤會我希望自己在55歲之後捨棄工作放棄戰場,不問世事雲遊四海。相反的我期待更深刻的看清楚55歲之前,自己曾經走過的路、做過的事、體驗過的生活,我錯過了什麼可以讓自己成長的事情?錯過了什麼美麗和快樂的體驗?在原來人生的基礎上,我如何為未來的人生做取捨?所以我並沒有想在55歲之後放棄戰場,而是要更自由的進出戰場。

西方演員 老了轉型

披頭四有一首歌「黃色潛水艇」,充滿了冒險、歡樂的氣息。55歲之後的人生,我四處尋找一個可以獨處的工作室,然後將工作室設計成一艘黃色潛水艇的船艙。當我可以暫時逃離煩躁焦慮的工作或社交後便藏在黃色潛水艇里,把潛水艇沉在海底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什麼都不做。
當一個人「什麼都不做」時最能夠面對真實的自己,看清楚自己。
當我什麼都不做時,就想一個人看租來的DVD,看那些過去錯過的好電影。最近我發現自己租來的電影的主角,都是那些紅極一時卻已經老了的演員,像是艾爾帕西諾、勞勃狄尼洛、達斯汀霍夫曼,在電影中不是演過氣的舞台劇演員就是演有強迫症又失業的老人,不然就是失去女兒之後陷入無盡的悲傷卻又要假裝堅強的老爸。我徬彿跟著這些曾經喜歡的演員一起老去。
我喜歡泡一杯咖啡或是茶,配一碟點心,蓋著棉被看著這些錯過的電影。我更喜歡在看電影時短暫的睡著,醒來時繼續看。有時候外面下起雨來,我會誤以為是電影的音效。一個人,好安靜,好幸福。

小野《青出於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