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傷 最幸福

出版時間:2016/02/02

在雨滴聲中醒來,樓下餐廳飄來鬱結、悲愴的大提琴獨奏,是天才早逝的音樂家杜普蕾的名曲《殤》,曾經被一再引用、傳頌的曲子。我坐在餐桌的角落,靜靜的喝拿鐵配奶酥麵包和杜普蕾。在流行感冒在濕冷的天氣肆虐的冬天,孫子孫女無一倖免,我終於也難逃傳染。
連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把工作和活動排在午餐後,之前的時間都在協助阿媽帶孫子孫女。如果天氣晴朗就盡量去戶外活動,遇到雨天或冷天,只好在室內想出各種遊戲。還好我是一個可以天馬行空的阿公,光是一個小小的有ㄇ字型沙發墊的客廳加一些道具就可以變化出各式各樣的遊戲,像是火山爆發、鐵達尼號逃生等,說也奇怪,所有的遊戲都和災難有關,是孩子們特別喜歡,或是大人內心深處的恐懼,一時之間也分不清楚了。

「因為我很特別」

自從去年聖誕,每個孫子孫女都透過阿公一再的編織聖誕老公公的故事,而收到一份禮物後,他們相信阿公真的有一群叫做聖誕老公公的朋友,這件事情透過幾張照片都加確定,那些照片中有一些人穿著聖誕老公公的衣服參加「反空污抗暖化大遊行」的記者會。所以,阿公常常要出門去和他們一起開會,討論如何送禮物給全世界的小朋友。全世界,這就是重點。因為全世界有非常多的小朋友,禮物再多都不夠分配,所以他們不可能是「無條件」的送禮物給任何一個小朋友。
這時候我就開始和3歲的孫子玩一種遊戲叫做「因為我很特別,所以老公公才要送我禮物。」
現在3歲的孫子已經可以如數家珍般的說著自己的特色。第一:分享。他會把玩具借給妹妹玩。第二:幫忙。他會幫忙阿媽做家事。第三:勇敢。他跑步跌倒了,不會哭,爬起來再跑。第四:接納自己。他覺得自己帥帥的,腿也很長。遊戲玩了幾遍之後,孫子要求讓他扮演聖誕老公公,要我和他開會,他喜歡我拉拉他的衣角,並且哀求他送禮給我的孫子,同時說出孫子的特色。然後他就會模仿聖誕老公公呵呵大笑說:「那就把這把光劍送給那個好孩子吧。」
雨勢漸歇,又到了孫子孫女吃午餐準備睡覺的時候了。我照慣例要出門了,孫子立刻追到門口大叫:「阿公,記得要拉聖誕老公公的衣腳,告訴他我的特色。要記得喲。」

《青出於藍 小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