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櫻桃

出版時間:2016/02/05

我認識美編楚河的時候,他還是個大學生,個性耿直,不擅言詞,做為他的老師,我常得替他解釋:「不是的,他不是這個意思,他只是講起話來不懂得修飾,他真的沒有惡意的。」有一次為了避免他和別的同學起衝突,我甚至說出了:「他就是臉臭了點,其實,他真的是面惡心善啦。」沒想到一轉頭,他就在我身後,一點笑容也沒有的問我:「我的面是有多惡啊?」讓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但是,從此之後,他彷彿對我有了些知己之感。畢業之後當兵,去日本學設計,開了個小工作室接案子,一路走來,他都讓我知道他在做什麼。每一年他們設計的新年禮物,也都給我送來一份。

一心對女友慷慨

那一天,他送禮物來的時候,我和同事們正圍在桌前吃櫻桃,剛剛從國外運來的櫻桃,一顆顆豔紅飽滿,豐潤多汁,一口咬下去,櫻桃汁噴出來,濺到對面的人臉上。
楚河坐下來便加入我們吃櫻桃的行列,他吃了兩顆之後,便立刻問大家:「櫻桃哪裡買的,怎麼這麼好吃?會不會很貴?」櫻桃是好友特地為我訂購的,是一份殷厚的心意,價錢當然不便宜,也許我對自己都沒這麼慷慨。楚河聽見價錢也遲疑了一下,然而,他還是照著訂購電話打去了。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其實是個很節儉的人,每年冬天看見他,身上穿的都是那件大外套,腳上的短靴都已經磨得看不出顏色了,但是,他對女友斑比卻是那樣慷慨。看見漂亮的衣服,便覺得斑比穿著一定好看;吃到美味的東西,便想到斑比一定喜歡吃,雖然是價格昂貴,也毫不吝惜的買了送給斑比。
「斑比一定會喜歡吃這個櫻桃。」打完訂購電話後,楚河難得的露出笑容,自言自語的說。曾有人問過楚河,他對斑比那麼好,斑比卻一直沒表示過要嫁給他,這樣值得嗎?這樣的問題,我是不會問他的。因為看見吃著櫻桃的他,想著斑比的快樂,臉上露出了比櫻桃更甜蜜的微笑,我已經有了答案。

《六感生活 張曼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