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先生回家圍爐

出版時間:2016/02/05

問診告一段落,我轉頭面向電腦螢幕,忙著鍵入診斷及處方,初診病人突然開口:「剛才問我最近有什麼壓力,不知道這算不算?」
「想到什麼了?」我暫停輸入回望病人,只見她那張不顯老的娃娃臉,瞬間蒙上一層寒霜。
「是這樣,過年到了,先生要回家圍爐。」病人欲言又止。
「從大陸回來?」我瞄了病歷一眼,小心附和。病人方才說,丈夫長年在對岸,已經習慣自己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親家庭」生活。市場擺攤生意也不壞,真不知最近為何失眠,還越來越嚴重……
「唉,」病人的嘆息打破沉默,「其實,我先生人不在大陸……已經在『籠子』裡整整7年。因為對外人不好講,我都說他在大陸。」

提出假釋通過了

「什麼時候通知妳的?」失眠元凶呼之欲出,但為拼湊病人更完整的生命歷程,我鍥而不捨。
「中秋節前辦了遠距接見,他告訴我和孩子,要再提出假釋申請。原以為會跟前幾次一樣,怎知……」病人再度陷入沉默,我只得試著接話,「看來,先生出獄對你影響很大。」
病人趕忙分辯,自己為他能重獲自由感到高興,只不過,發生過太多事,又分開那麼久,早已沒感情,怕彼此適應不來,「醫生,你覺得我這回失眠跟他有關?」
原想直接回應「不然咧」,又怕壞了剛萌芽的醫病互信,我耐住性子,搞不好,病人的心也另有所屬……
見我不答腔,病人反而繼續「招供」,說自己如何清理先生入獄後留下的爛攤子。先是娘家哥哥出面斡旋,將先生的賭債打對折,接下來「整整5年,沒日沒夜工作,才還清所有債務。」病人嘆了口氣,「如果不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安定的家,我早跑路了。」
「天啊,妳怎麼辦到的!」我失聲驚呼,「要我是妳,想到先生出來以後,不知何時又會毀掉好不容易恢復平靜的生活,不失眠才怪!」
「真的嗎?不只我這麼想,還以為自己太自私……」病人鬆了口氣。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鄭重強調:「夫妻一場,妳已仁至義盡。吃完年夜飯,也該是打開天窗說亮話的時候。」

《人情絆 吳佳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